淺談知青的時代價值

 

 

紀旭光

 

知青,是特殊年代的特殊群體。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應該從19681222日正式開始,毛澤東同志在《人民日報》發表編者按:“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說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學畢業的子女,送到鄉下去,來一個動員。各地農村的同志應當歡迎他們去。”整整四十年過去了,成千上萬的知識青年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運動中,經歷了艱辛的磨練和考驗,絕大部分都回到城市。有的頂職就業,有的參軍入伍,有的升學就業,有一部分到世界各地繼續“洋插隊”,都為促進祖國的經濟、科技、文化教育和社會福利等各項事業作出了積極的貢獻。而今,知青已分佈在各個領域,不少人已成為政治、經濟、文化、教育方面的精英,且具有相當的影響力。不可否認,知青確實為時代作出一定的業績。值此紀念知青上山下鄉40周年之際,我們就知青的時代價值以及知青文化等問題進行研究、討論和交流,這對于總結歷史經驗,凝聚奮斗精神,推動社會和諧有一定的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

如何評論知青的時代價值?首先,應當從知青作為特殊年代的產物談起。

一、知青運動的歷史淵源

追溯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源頭,最早應當是抗戰時期的延安。那時候許多淪陷區青年學生為了抗日,或者說走投無路,紛紛跋山涉水投奔重慶和延安。當時延安根據地尚處在艱難的發展時期,求賢若渴,從經濟上看,陜北農村不僅不能同富庶的江浙淪陷區相比,甚至比起國民黨統治下的西南、沿海諸省也有很大的差距。在這片備受干旱、風沙和貧窮困擾的黃土地上,青年學生頭次看到中國人民背負沉重苦難同大自然也同命運頑強斗爭的情景,頭次不是從書本上閱讀到探討,而是直接走進農民的生活中,成為他們中間名副其實的一分子。

對當時的青年學生來說,這是一個歷史性的轉折。因為不論你愿意與否,你確確實實走進陜北,走進干旱和貧瘠的黃土高原。你必須學習勞動,學習農業生產技術,學習咽粗糧和同疾病、災害以及一切困難作斗爭,總之你必須學習同生存有關的全部常識。

不管怎么說,作為特定時期的知識青年,他們穿過炮火連天的戰場,從大城市來到延安邊區的農村,以自己的知識、文化、激情及至全部生命方式,為中華的民族自救和反侵略戰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從這個意義上講,他們選擇了投入戰爭,也就是選擇了“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

革命成功了,他們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

他們的人生價值是: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以自己的熱血和生命,推動了新中國的建立。

1955年,河南省郟縣大李莊鄉有一批中學和高中畢業生回鄉參加農業合作化運動,當時《人民日報》發表了《在一個鄉里進行合作化規劃的經驗》,報道了這個鄉的事。毛澤東主席讀了很興奮親筆寫了按語:“一切可以到農村中去工作的這樣的知識分子,應當高興地到那里去,農村是一個廣闊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為的。”

“大有作為”無疑是一個充滿信心和希望的熱切期待,它至少表明,那個時期城市知識青年到農村的使命不是思想改造而是投入農村經濟建設。這一重任不僅使知識青年充滿了主動精神,增強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使命感和責任感,還暫時確立了知識分子至少與工農地位平等的精神優勢。

到六十年中期,上山下鄉已經有了后來作為一項“運動”發展的雛形。那時雖然未明確提出“接受再教育”的口號,但是下鄉政策已經由自愿轉為強迫,下鄉對象也變成那些家庭出身不好的初高中畢業生。這些學生由于階級路線的制約,惟一的出路是到農村或者邊疆海島去當農民、墾工。比如汕頭市,在1965年已有第一批300多名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到海南島農場務農。直到19681222日,毛澤東同志那個“很有必要”的指示發表,全國歷時十年先后有1700多萬應屆初、高中畢業生、城鎮青年積極投入到這場轟轟烈烈上山下鄉運動中去,直至197810月世紀偉人鄧小平,頂住各方壓力,站出來說了一句公道話:“我們花了三百億,買了三個不滿意:知青不滿意、家長不滿意、農民也不滿意。”上山下鄉運動才宣告結束。

這場運動,是對還是錯?是成功還是失敗?歷史自有公論。對知青而言,失去的是升學就業的機會,付出是血汗和青春年華,但得到的是那種堅忍不拔的知青精神。

翻開60多年來的知青歷史,從抗日救國的青年運動到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盡管時期不同,但都同出一道理:知識青年必須走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才能創造出時代的價值。

二、知青運動的精神財富

什么是知青精神?《南方日報》記者在報道今年“3·18”粵海知青千人在廣州開展植樹公益活動過程時,把“知青精神”概括為:“艱苦創業、自強不息、團結頑強。”這短短三句話,簡單十二個字,卻深刻反映出知青的意識、思維活動和心理狀態。這種精神不僅在于表明我們廣大知青曾經被動地接受了苦難的磨練和命運改變的行為方式,還在于體現了一代人自我意識的最終覺悟和走向重塑一個具有理性意識的健全豐滿的民族靈魂的可能性。

在那個年代,每一位知青都有揮之不去的記憶和刻骨銘心的情感;在那個年代,知青的苦難多于歡樂,蹉跎多于際遇。從海南生產建設兵團的知青親身經歷,就足以證明上述這個論點。當年10多萬剛踏出校門、稚氣未脫、書生氣十足的青少年,剛放下書包,便馬上投入到開發大自然、燒芭挖穴的原始勞作之中。每天消耗大量的體力,流出過多的汗水、淚水甚至血水,換回的是 “缺魚少肉無油菜,鹽水醬油蘿卜干”的一日三餐。不僅如此,還要承受蚊叮蟲咬種種惡劣條件和超常繁重、危險艱巨的工作,不少知青因此病逝和工傷死亡。像晨星農場那20位來自廣州、汕頭等地花季女知青,最大也就22歲,最小的只有15歲,她們在洶涌的暴雨山洪即將吞沒連隊豬場的危急關頭,冒死搶救國家財產,臨危不懼,最后全部獻出了自己的生命。類似這種情況,不勝枚舉。大量事實說明,廣大知青盡管在如此嚴峻的環境和條件下,沒有被嚇倒、后退、頹廢,相反,卻是咬緊牙根渡過各種難關,造就了為事業獻身的信念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在改革開放這二十多年中,各種思潮,不斷侵襲著知青群體,只有極個別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敗陣,更多的知青被分流下崗,走上失業道路,但他們仍保持著過去在兵團時代那種艱苦樸素的本色,想盡辦法,迎難而上。幾度出局,數次崛起,一步一坎,激情常在,正氣長存,靠的就是當年的知青精神。當前,我國城市差別依然存在,農業和農村的發展依然迫切需要人才,正處于開發熱潮的大西部等欠發達的地區,也依然需要更多的有志氣青年去奉獻。事實上,不僅是農村和西部,在各個工作領域,我們仍舊需要繼承和弘揚過去那種知青吃苦耐勞,為了國家和社會的進步而勇于奉獻的精神。因此,知青的時代價值也再次凸現,相信知青過去那種社會責任感和樂于奉獻的精神應該是這個時代最響亮的音符!

正是這種精神,激勵著眾多知青積極向上,在努力改變個人命運的同時,也在推進時代的進程,從而改變著國家的命運。雖然,知青沒有經受過戰爭的考驗,但卻經歷了上山下鄉運動的磨練,從農村基層做起,一步一個腳印,不斷向前走,終于成為今日國家的棟梁。黨的十七屆政治局常委9人中,習近平、李克強2人就是知青,在19名政治局委員中,張德江、李源潮、王岐山、令計劃等4人也是知青,比例上占了五分之一,各部委、省市、地方也有相當一部分知青進入領導階層,甚至還是第一把手。從這里可以看出知青發揮的卓著作用和其不容忽視的時代價值。他們正是以自己的努力,靠著知青精神的激勵,得到廣大干部群眾的信任,愛護與支持,逐步邁入國家政治和權力的中心,成為新一屆黨中央的核心人物,未來的接班人。這在中國的歷史上,空前絕后;在世界各國,也未曾有過,這是知青的驕傲!這——就是知青的時代價值!

“艱苦創業、自強不息、團結頑強”——知青精神已深深溶入每個知青的生活行動之中。知青有理想、有文化、有志趣、見識廣,能以樂觀的態度,笑對生活的捉弄和世道的不公,回城以后,知青仍然以驚人的拼搏力度,續寫著知青再創輝煌的新歷史。

就拿本人來說,我是19697月,在汕頭市第八中學應屆高中畢業。就當時的形勢和社會狀況,繼續升學既無可能,留城工作也不現實,前途十分渺茫,故還是隨大流到海南參加生產建設兵團。我就是抱著這樣的心理,告別親人,離開家鄉,來到遙遠的第二故鄉—海南東方縣東方農場(時為廣州軍區生產兵團第四師第二團),當一名知識青年,接受再教育。經過五年多的艱苦鍛煉,從連隊的文書,到團部政治處的報道員,再到團部中學當教師,思想不斷成熟,工作經驗逐漸積累,邁開了人生旅途的第一步。197410月,父親因患肺癌提前退休,讓我回城頂職。那時,我又從工廠的辦事員當起,然后調到公司當保衛干事,直至股長、副經理,最后又被上級任命為廣東省汕頭中食集團公司的黨委書記、高級政工師。這一切除了周圍同事的支持、幫助;領導的重視、培養,更主要靠自身的努力,也離不開知青精神的主導作用。為什么這樣說呢?因為過去再苦再累的工作環境,我們都撐得過去,現時工作的壓力和各種困境,都不在話下。也正是過去磨練的頑強意志和勇于進取的堅定信念,才使自己一路走過來。

由此可見,時代確實造就了知青的一代,而知青一代也為時代作出自身的貢獻,而且還繼續在發揮著更大的作用。無論那個年代生活多么艱辛、環境多么惡劣,還是道路坎坷曲折……。這一切對知青們來說,都僅僅是“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結果卻是“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歷經磨煉,終于成為不愧那個年代的年青人,更重要的是為時代留下一筆無形的精神財富。

三、知青運動的深遠影響

知青的上山下鄉運動已經過去了四十年,它將伴隨歷史的流逝而逐漸被淡忘,它不可能像黨史、軍史、地方史那樣被長久地記載、紀念。如何維持知青運動、知青精神的影響力,這只有靠我們自己。現在,我們已經走到了人生春華秋實的階段,懂得怎樣面對明天。經歷過艱苦磨練功的人,對生活的態度很客觀,懷有希望,卻不懷奢望;有所追求,卻無所奢求。富于幻想和憧憬的年代早已過去,回想往事,我們欣慰不愧于那個年代;看看現在,我們革掉的只是與時代脈搏不協調的老觀念,改不了的卻是敬業和對工作的責任感;前瞻未來,“老牛自知夕陽短,不須揚鞭蹄自奮”,關注自己,珍惜生命,讓秋色更斑斕,秋香更濃郁,秋韻更鏗鏘,秋光更燦爛!

知青精神哺育了我們這一代人,造就了各個領域的精英,當中有一部份人還業有所就,發家致富,但他們始終不會忘記培養和磨練成局的第二故鄉——海南農墾這片熱土。因此,在回城之后用多種形式,感恩曾經一起艱苦奮斗,患難與共的老領導,老工人;用實際行動,回饋農場,捐書助學、支教幫困、慷慨解囊、興建校舍、配備設施、改善環境、擺脫落后和閉塞,使知青精神不斷在海南故土延續,再次凸現知青的時代價值。事實清楚地說明,知青并不被時代所淹沒,而是為時代創造了價值,同時承上啟下,使我們的下一輩也從他們父母身上領會到知青精神的實質。他們從父輩身上繼承了正直、善良、虛懷、刻苦、知足和自強的本色,用執著追求的腳步,邁向成熟和發展的道路,不斷走上生活的新臺階。從下一代的身上,我們切實體會到知青精神已播下種子。盡管我們失去了許多,但我們得到的更多,那就是爭氣的下一代,他們茁壯成長,多數已大學畢業,走上各自不同的工作崗位,從事科學、經濟、文化事業,呈現一派生機勃勃的前景。今天,我們要靠這種知青精神邁向未來,把這種知青精神傳授給自己的下一代,讓他們繼承父輩的優良傳統開創更“廣闊天地”。這也是知青的時代價值內涵和影響。

也許人們早已忘記那個年代,也許歷史不再重復那個年代,可是,我們——歷盡磨難的知識青年,怎么會忘記那個苦痛的年代!

知青這個特殊年代產生的特殊階層,將逐漸成為被淡忘的群體。或許若干年后,人們將會一無所知。因此,為了緬懷那段難忘的歲月,珍藏這筆寶貴的財富,就得靠知青們在生之年,把那段歷史真實地記載下來,讓后輩人永遠銘記歷史上曾有過的成千上萬的知青奔赴北大荒大興安嶺、內蒙古茫茫草原、新疆戈壁沙灘、云南西雙版納和海南萬泉河畔這些難忘歲月的足跡。                

無可否認的事實是,我們這些人已遍布社會各個角落,并且都已成為社會的中堅,過去了的那個時代,是一個完全屬于自己的年代。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40年來,世界在變,中國在變,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都在變,惟一不變的是我們知青的情結。 今日,我們舉辦“知青文化研究交流會”就是以這種知青情結進行聯誼交流,回顧總結,以達到弘揚知青精神,合作發展的目的。這樣做也是為著實現我們每個知青心中的夙愿——為國家的開放和中華民族的振興做出我們這一代知青應有的貢獻! 

2008328日于汕頭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