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張輝瓚

      陳賢慶

毛澤東有一首《漁家傲》的詞,寫的是1931年反第一次圍剿的事,其上片云:“萬木霜天紅爛漫,天兵怒氣沖宵漢。霧滿龍岡千嶂暗,齊聲喚,前頭捉了張輝瓚。”張輝瓚這位歷史人物,因這首詞而共傳。詞中只寫了“捉了張輝瓚”,但其后如何處理,并沒有說。這畢竟是一首短小的詞作,不可能也沒有必要放進許多的內容。那么,張輝瓚被捉后,下落如何?

先說說張輝瓚的軍旅經歷。張輝瓚為湖南長沙縣人。字石侯。1885年出生于長沙縣唐田神塘。湖南兵目學堂、湖南講武堂和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民國元年即1912年,任湖南都督府參謀,北平軍需學校總隊長兼軍事教官,旋赴德國考察軍事。1916年在天津進行反袁活動。1917年回湖南參加護法戰爭,任游擊司令,1918年任湘軍兵站總監,湖南第4區守備司令。1921年任湘軍第4混成旅旅長、湖南警務處長。1923年任建國湘軍總司令部軍務委員、第9師師長。1926年參加北伐,任國民革命軍第24師師長。后任第2軍副軍長、代軍長。

可以說,在1927年以前,張輝瓚是資歷很深的軍事家,也是一位追隨孫中山參加民主革命的革命軍人。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張輝瓚追隨程潛、唐生智、魯滌平等湘系將領,倒向蔣介石,無可避免地卷入了內戰的旋渦。

192810月,張輝瓚的第2軍縮編為第18師,張任副師長。次年入贛,兼南昌衛戍司令,其部屬屠殺共產黨人及進步人士1000余人,得“張屠夫”的綽號。1930年,張任陸軍第18師中將師長,參加對中央蘇區的第一次“圍剿”,任中路右縱前線總指揮,率第1850師進攻紅軍。1227日,在江西吉安龍岡被紅軍活捉。1931128日,在東固萬人公審大會上,被憤怒的群眾處決。隨即,紅軍將張的首級割下,置于木匾上,冒雨抬至贛江,順流漂下……

任何戰爭都是殘酷的,在中外古今的戰爭中,被俘將領的命運,無非有三種,一是被斬殺,二是被釋放,三是被留用。被殺者,多是“罪大惡極”者,張輝瓚既有“屠夫”之名,被紅軍和蘇區民眾處決亦在情理之中。但是,一般介紹張輝瓚以及這段歷史的文章,都說張是“被憤怒的群眾處決”,似乎并非蘇區領導和紅軍將領的意思,實情到底如何?

原來,張輝瓚被俘后,還有不少故事呢。

19301230日,張輝瓚在江西永豐縣龍岡紅軍活捉。時任中共紅軍總前委書記兼總政委的毛澤東得知張輝瓚被擒,迅速從黃竹嶺指揮所趕去。張輝瓚在北伐時與毛澤東有過交往,又是湖南同鄉,見到毛澤東,雙手打拱,說:“潤之先生,久仰!久仰!”

  毛澤東打斷他的話,用幽默的語氣嚴厲斥道:“總指揮先生,你是怎樣指揮的呀?你從湖南到江西,又從南昌到龍岡,今天就叫你進到龍岡為止啊!你氣勢洶洶,叫囂要圍攻我們,你可沒有想到紅軍的厲害吧。你的圍剿反而被我們給圍剿了。你在東固搞三光政策,我們沒有會到面,想不到今天在龍岡見到你。你還想怎么樣呀?你在龍岡墻壁上到處寫反動標語,要剃朱、毛的頭。現在到底是你剃了朱、毛的頭,還是朱、毛剃了你的頭?”

  張輝瓚連說:“有罪!有罪!”一再表示只要免他一死,情愿捐款、捐槍、捐西藥贖命。毛澤東向他宣傳了紅軍政策,同他席地而坐,詢問國民黨內部情況,給他講解當前形勢和革命道理。當時,毛澤東還是表現得很有人情味的。

  張輝瓚的妻子得悉丈夫在龍岡戰敗被俘,急得坐臥不安,派人去上海尋找中共中央所在地,欲“傾家蕩產”贖回其夫。湖南軍界的程潛、唐生智、何鍵、范石生也紛紛向中共傳遞信息,要求紅軍不要殺掉張輝瓚。

  蔣介石更是許諾條件,只要放回張輝瓚,可以考慮釋放關押在白區的“政治犯”,而且由上海三家銀行作擔保,向紅軍贈送20萬元現款和20擔西藥及其他槍支。為此,蔣介石責令時任江西省政府主席的魯滌平派省府秘書王信一前往上海,秘密與中共中央聯絡人員龔飲冰取得聯系。

  鑒于此,中共中央鄭重研究,決定同意談判。周恩來派中央軍事部副秘書長李翔梧,中共中央特科涂作潮,隨王信一去南昌談判,并派通訊員去中央蘇區,交給朱德一封信,要求做好放回張輝瓚的準備。

  審問張輝瓚后,朱德想把張放到即將開辦的紅軍學校訓育系當教員。毛澤東也一再交待不要殺,詼諧地說:“人家諸葛亮擒孟獲敢七擒七縱,我們為什么連兩擒兩縱也不行呢?我看不能一擒就殺。”

  但審判大會異常激烈,在民眾極其憤怒的情緒下,張輝瓚終被當眾槍決。當時,是怎樣激烈的一個場面,誰是審判大會的主席,誰執槍處決張輝瓚的,有關的文章都語焉不詳,總之,張輝瓚被立即處決,隨即,紅軍將張的首級割下,置于木匾上,冒雨抬至贛江,順流漂下。駐守吉安的國民黨哨兵發現后,用漁船撈起,馬上交魯滌平辨認。魯痛哭流涕,一面電告蔣介石和軍政部長何應欽,一面將尸首護送南昌。

中共談判代表2月上旬抵達南昌后,才知道張輝瓚被殺的事。兩人星夜潛逃,直到20多天后才被護送回到上海。后來中共中央對他們逃脫南昌虎口之事,深表贊同。而王信一卻因“放走了中共談判代表”遭到了魯滌平的懲處。

殺了張輝瓚,激憤的群眾其實做了一件很錯的事!錯誤之一,是破壞了黨中央決定的這次談判,失信于國民黨與蔣介石;錯誤之二,是加劇了國民黨軍將領與紅軍的敵對態度,變得更加你死我活;錯誤之三,使蘇區和紅軍損失了急需的一筆現款和一批西藥與槍支;錯誤之四,是使被國民黨關押在白區的“政治犯”失去釋放的機會;錯誤之五,是使談判代表李翔梧、涂作潮差點死于非命……所以說,“我們應該相信群眾”“群眾是真正的英雄”……并非永遠是真理。

張輝瓚首級運到南昌后,魯滌平命所部買了幾段整塊大楠木做棺材,聘請了南昌雕刻專家雕手雕足做身子,穿上中將軍服,將頭裝上去,接著棺櫬用藍緞包裹。2月下旬,魯滌平在南昌成立“張公治喪事宜事務所”,于3月初舉行了“公祭”活動。后安葬在長沙岳麓山半山處。由蔣介石親撥巨款,修建牌坊、寺廟及圓形水泥墓。墓前豎立的青石碑正面刻有蔣介石“魂兮歸來”的題字。

寫到這里,忽有些傷感。古今中外,死人無數,尸體亦無數,但真實人頭木雕身體的尸體,除了張輝瓚,不知還有誰?本來,文章寫到這里,也可以結束了。不料,還有些后續內容可以加上去。

上文提到,魯滌平厚葬張輝瓚,并為其修墓。那么,其墓可在?按照我們的常識判斷,尤其是經歷過文革的摧殘,張輝瓚的墓如能保存下來,那就是天方夜談了。可能,當年的“革命小將”對張輝瓚的認識不多,亦無暇去考究其墓之所在,不然,挖其墓,開其棺,毀其頭骨,燒其木身,是完全做得出來的。幸而這一切還不至發生,張輝瓚的墓,還能在岳麓山半山處留下殘跡,與黃克強墓、蔡松坡墓等并存。

對于張輝瓚這樣特殊的人物,要當今政府主動將其墓進行修復,恐怕我們的有關領導還難以達到那種思想高度。200512月,張輝瓚的女兒張遠儀女士寫信給省政協相關領導,表達希望修復父親張輝瓚之墓的愿望。經過論證后,長沙市決定修復此墓。此舉雖不是“主動”,但能“決定修復”,也是開明、包容、人性化的體現,值得贊揚。市領導就此事批示,要求整修張墓不影響現有綠化,做到自然、協調,不要大興土木。    20094月底,岳麓山風景名勝區麓山景區開始對張輝瓚墓進行整修。整修方案為:修復主墓區,其他附屬設施及外圍不作處理;對已損毀的墓圍用麻石進行修繕;對墓區內用麻石和青片石進行硬化;對墓塔按原貌進行修復;對東、南、北三向現有泥步道鋪設青片石;作適當的綠化處理。在整修過程中,工作人員按照市文物局按原貌恢復的要求,充分利用保留下來的原材料,對所有殘存的石頭一一編號,讓它們回到原來擺放的位置。近日,相關專家對修復后的張輝瓚墓進行了驗收,專家們認為,張輝瓚墓整修按照修舊如舊的原則進行,基本是按原貌恢復。

張輝瓚修復了,有沒有人去憑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學會了對人的包容和尊重,不僅對生者,也對逝者。游人經過此地,如能了解此墓及此墓主的過去與今天,亦不無教育意義。死于80年前的張輝瓚,那斷頭之魂,如果在天有靈,會否稍感安慰?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