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保仔及清朝海盜故事

      陳賢慶                             

2015年,香港推出一部電視劇《張保仔》。該劇由洪永城、陳凱琳、陳展鵬等為主演,以清朝年間香港海盜張保仔故事為題,主要講述長洲女警黃娣妹時空交錯被帶回到200年前的清朝,遇上紅旗幫海盜張保仔和十一貝勒旻皓,三人展開了一段相愛相殺、跨越時空糾葛的故事。這種穿越劇,天馬行空,隨意戲說,迎合當今某些觀眾尤其是青年觀眾的口味,但是,離歷史的原貌甚遠了。那么,歷史上有無張保仔其人?當然有,而且他的故事本身就十分精彩。

                                (一)

海盜是什么時候產生的?很難說,恐怕有了可航海的船,就有海盜。明朝年間,我國的東南沿海常受到倭寇的侵擾。倭寇就是來自日本的海盜。時至今日,在世界的海洋中,仍活躍著加勒比海盜、索馬里海盜……據說,連超級大國的先進艦隊也奈他無何。在我國的東部、南部海域,有無海盜?除了美國的太平洋艦隊不時來騷擾,似乎沒有。但是,在清朝,在南海,尤其在珠江口一帶,海盜則十分猖獗。

珠江口的海盜是怎么產生的?說來話長。明朝末年,1624年,來自歐洲的荷蘭殖民者占領了臺灣。1644年,明朝滅亡后,南明建立,鄭成功是南明的重要將領,封延平郡王,在東南沿海堅持抗清。1661年,鄭成功渡海收復臺灣,驅逐了荷蘭殖民者。并擁臺灣而自立。次年,鄭成功病逝,長子鄭經繼位。1681年,鄭經病危,令長子鄭克臧監國。鄭經病死,重臣馮錫范聯合鄭經兄弟發動政變,廢掉在東寧北園別館居住的監國鄭克臧,隨即又將他毒殺,立鄭經次子、自己的女婿12歲的鄭克塽為延平郡王。這事,史稱東寧之變。1683年,清將施瑯率戰船攻臺,在澎湖大破鄭軍艦隊。馮錫范勸說鄭克塽投降。8月,清軍進入臺灣。鄭克塽被送到京城,受封嘉德官,實際也是被軟禁。1707年病故。金庸將他無端寫到《鹿鼎記》一書中,將他捉弄折磨,不知何故。

上述故事,似乎與珠江口海盜無關,實際也有關。鄭成功手下有一大將,叫鄭建。在與清軍水師決戰時失敗,便率領余部從福建輾轉到了廣東沿海定居,士兵們都當漁夫和樵夫,自食其力。1671年,鄭建病逝,他的一些子孫開始移居新安(今寶安)一帶,并且從事海盜活動。鄭建的曾孫鄭連福、鄭連昌兄弟,便是清雍正末年珠江口一帶著名的海盜。鄭連福占據香港大嶼山為基地。鄭連昌則占據鯉魚門北岸一帶的山嶺。

鄭連昌死后,其子鄭一繼承父親的事業。鄭一在行走江湖時,認識了一位叫石香姑的花艇妓女,1801年成為他的壓寨夫人,改稱鄭一嫂。鄭一嫂有勇有謀,幫助鄭一將海盜事業做大做強。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反映戰爭的影視片,總要無中生有地弄出一兩位年輕貌美的女子來點綴,令人看著就覺得很假很不協調。但是,此鄭一嫂是實實在在的歷史人物,可以給今天的編導無限的想象空間。

鄭一聯絡珠江口一帶的海盜,于1805年建立海盜聯盟。此海盜聯盟分成6個幫,即紅旗幫,鄭一為幫主;黑旗幫,郭婆帶為幫主;藍旗幫,鄔石工為幫主;黃旗幫,馮超群為幫主此外還有白旗幫、綠旗幫。鄭一是這個聯盟的首領。實際上,這6個幫就是6支海盜艦隊,每支艦隊規模大小不等,大的幫有300艘船,小的幫也有70艘。總計有800多艘船,5到7萬人。這6支海盜艦隊,在南海尤其是珠江口一帶,劫掠來往商旅,脅迫沿岸居民繳納保護費,經常闖入內河燒殺擄掠、洗劫村鎮,嚴重威脅著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特別是香山、東莞、新安、番禺、順德等縣深受其害。來往于澳門的外國商船也不能幸免。

那么,這些人為什么要當上海盜?還是用海盜自己的話說明吧。張保仔曾在廣州、澳門等地發布文告說:“我等流為海匪,非為他故,概由官吏人等均懷暴虐之心,只知榨取民財所致……凡有大批大米運往澳門,每包抽取5分銀子;同樣,凡有稻谷或日用品運往廣州,每船每艘抽取50元洋銀……搜刮各式財貨,尤為甚者,每月從博徒中勒取白銀50兩。……”看來,海盜和山賊一樣,多因官逼民反所致。但是,當他們被迫當了海盜以后,為了自身的生存,也就不顧普通百姓的死活了。

                                   (二)

回頭再說張保仔。1807年,鄭一出征越南,中途遭遇臺風,船被掀翻而葬身大海。于是,紅旗幫便由其妻鄭一嫂繼續統領,由鄭一的一位得力干將張保仔充當副手。張保仔本是廣東江門漁民,15歲時隨父出海捕魚,被鄭一所擄。鄭一見他聰明伶俐,收養為義子。張保仔從此也開始了海盜生涯,他勇敢善戰,深得鄭一夫婦的賞識。鄭一死后,鄭一嫂便改嫁給義子張保仔。這事,本身就讓今天的影視編導大有文章可做,例如,可以虛構,鄭一嫂在丈夫健在時,已經和張保仔有曖昧關系等。

但是,按歷史史實,鄭一嫂改嫁張保仔,應是很自然的事,鄭一嫂就是肥水不流別人田而已。不過,鄭一嫂改嫁了張保仔,兩人齊心合力,便大有可為了,他們繼續撐起海盜聯盟的大旗,勢力日增,聲威日壯。到了1809年,他們統領的海盜已達7萬人,至少有1800條船。他們不僅人多勢眾,而且裝備精良。海盜船船體堅固,兩旁配備大炮。每艘大船均配備若干快艇,每艇均配備6到8門旋轉炮,與大船配合洗劫行旅客船以及沿海村鎮。1805年(清嘉慶十年)秋8月,海盜郭婆帶率領賊船十艘從獨子洋闖入香山大黃圃境。何定鰲召集丁壯,傷斃賊匪甚眾,賊眾遁走。何定鰲,字強遠(17691809),香山大黃圃人。1794年(清乾隆五十九年)甲寅恩科第26名武舉人。以衛千總待缺。兩廣總督那彥成送“成城衛里”匾,表彰何定鰲功績。1809年(清嘉慶十四年)海盜張保仔率匪徒劫掠香山沿海,四野騷動。何定鰲請求統兵擊賊,上司撥壯勇1440人。大戰船45艘,命何定鰲統領。何定鰲率兵至順德黃連鄉,據險截擊,屢敗張保。九月,張保率賊眾襲擊大黃圃,何定鰲回師救援。賊眾分兩路登岸,東路由鵝頭山越尖峰山,西路沿河道,攻進大黃圃。何定鰲寡不敵眾,與四十八人同遇害,大黃圃圩被焚劫殆盡。清庭聞報,追贈何定鰲為武德騎尉,蔭一子世襲云騎尉罔替。后來,鄉人在黃圃汛右建鄉義祠祀死難者。

那么,對這些危害極大的海盜,官府會置之不顧嗎?非也。1553年,葡萄牙人開始占據澳門,澳門從此成為一個重要的商埠,外國的商船來華,必先經過澳門,但是,外國商船也經常遭到海盜的劫掠。珠江口一帶的海盜不僅禍害沿海居民,而且危及到列強的利益,清政府不能不管。于是,剿滅海盜,便成了香山知縣一件很頭痛的任務。由于海盜勢力愈來愈大,官家的船隊已不是對手,經常要借調澳葡船只和軍械,以充實作戰能力。據文獻記載,1805年8月間,發現海盜在蓮花石地方以及橫門等處劫掠,香山縣知縣彭昭麟便向澳葡借船兩艘及槍械一批,前往緝捕。1808年2月間,又借大炮6門,小炮30門出海緝捕海盜。1810年9月,又借大炮10門,配船剿匪,在戰斗中損失8門……即使借助澳葡力量,官府還是無法剿滅海盜,反而,海盜常威脅內地城鎮,弄得廣州也人心惶惶。

1809年,海盜聯盟勢力發展到鼎盛時期。兩廣總督吳熊光由于剿匪無功,被革職查辦。百齡被任命為兩廣總督。百齡在番禺、南海等縣頗有政績,有“百青天”的美譽。他總結了歷次剿匪作戰失敗的經驗教訓,采取一系列有力措施,如整頓水師,制造快船40艘,重建艦隊;沿海村鎮組織民團自衛;對海盜實行經濟封鎖;爭取外援力量……

11月間,廣東水師、香山縣水師和澳葡水師,三支艦隊聯合作戰,將張保仔和鄭一嫂的紅旗幫圍困于大嶼山的赤瀝角。孫全謀率領廣東水師共60艘戰船,1200門火炮和1.8萬士兵;澳葡有3艘軍艦和1艘雙桅船參戰;香山縣知縣彭昭麟率領35艘漁船助戰。此役從11月4日,一直戰至28日,聯軍雖取得一些勝利,但張保仔夫婦還是安全撤退,主力未受損失。水師提督孫全謀因屢誤戰機,被劾捕治罪。

在紅旗幫被圍困,處于危急之時,張保仔曾向黑旗幫的郭婆帶求援,但是郭婆帶違背盟約,按兵不動。寫到這里,還要插入一細節。郭婆帶與鄭一闖蕩江湖之時,張保仔尚未出道,而鄭一死后,張保仔的地位迅速上升,加之年少氣盛,使郭婆帶十分不爽。還有,郭婆帶早已覬覦鄭一嫂,鄭一死后,鄭一嫂竟然投進張保仔懷抱,更令他妒火中燒。這些歷史的真實情節,簡直可以讓今天的編導不花費腦筋直接用上。張保仔突圍之后,對郭婆帶的背約行為痛恨之極。12月11日,紅旗幫與黑旗幫終于在虎門外洋面發生火拼。郭婆帶僥幸逃脫,但從此害怕張保仔及其部屬尋仇,想尋找其他生路。

                                    (三)

兩廣總督百齡抓住這個時機,對海盜進行分化瓦解,發布招安的信息。不久,郭婆帶派其部下馮用發前往新安,張日安和郭就善前往陽江,與官府談判投降事宜。其后,澳門法官阿里亞加出任談判的中間人。1810年1月13日,黑旗幫郭婆帶和黃旗幫馮超群在歸善(今惠陽)向百齡當面投降。兩幫共交出5578名海盜、800名婦女兒童、113艘帆船和500門大炮。郭婆帶改名郭學顯,被授予把總官銜。

郭婆帶的投降在海盜的心里引起了很大的震動。郭投降后不到20天,便陸續有9000名海盜放下武器,向官府投降。百齡不失時機地派朱爾庚額和溫承志前來勸降。面對這一局面,張保仔和鄭一嫂也很有觸動。其實,張保仔早有投誠的想法,尤其看到郭婆帶投降后得到妥善安置,感到官府信守承諾,投誠的想法也堅定起來,同意投降。隨后,官府選擇了澳門一位巫醫周飛鴻作為聯絡人。張保仔也要求澳門法官阿里亞加參加談判。1810年4月14日,百齡、張保仔、阿里亞加等在澳門郊區望夏塔談判。4月20日,張保仔正式投降。

投降地點選擇在香山縣的石岐。百齡于受降前抵達香山,駐節于縣治東文昌廟左邊的豐山書院。派官員至大涌村接引張保仔。張保仔率領艦隊進入大涌村的芙蓉沙,該地是磨刀門水道一小島。然后,張保仔與鄭一嫂乘船豎招安旗至石岐向百齡投降。投降時,張保仔艦隊有17318名海盜、226艘帆船、1315門大炮、其他武器2798件。當局授予張保仔千總職銜,允許他保留一支30艘帆船的船隊;并給予他一大筆錢,讓他為部下在岸上買地建房定居。鄭一嫂則被允準正式嫁給張保仔。

張保仔的部下,也并非所有人都心甘情愿投降的。在談判過程中,就有些不守紀律,繼續騷擾百姓,燒殺擄掠。張保仔將繼續作惡的350名海盜交給廣東官府懲處。這些海盜中有126人被判處死刑。5月24日,張保仔以朝廷官員的身份訪問澳門,看望在投誠談判中給予過幫助的澳葡官員和朋友。

其后,張保仔還協助廣東水師掃蕩活躍在粵西海域的藍旗幫和黃旗幫,從此廣東的海患徹底消除。張保仔因這一功勞,又被提升為守備,派往順德任職。雖然張保仔已經被招安,成為朝廷命官,但是,廣東人對海盜的罪行深惡痛絕,并不很原諒他,強烈抗議他在廣東做官。嘉慶皇帝無奈,于1810年11月下諭令將他調往福建,任民安鎮參將。張保仔利用自己對海洋的熟悉,幫助粵閩官府緝捕了多艘走私船后,又被提升為澎湖副將,成為坐鎮一方的軍事長官。1822年,張保仔病逝,年僅36歲。

                                   (四)

張保仔以一名海上巨盜,成為朝廷命官,結局應是不錯的。但是,如果以我們四五十年前的觀點來評判,張保仔就如宋江一樣,是農民起義的叛徒,是投降派。我忽然又假設,如果1810年張保仔不被招安,30年后,即1840年,來自英國的兵船侵入珠江口,炮轟虎門炮臺,他所統領的海盜聯盟會不會參與這場反侵略戰爭?他和他的海盜們能否發揮靈活的戰略戰術,在珠江口將英國來的艦隊打敗,改寫鴉片戰爭的歷史?……但是,歷史沒有假設。

今天的珠江口,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世界第一的跨海長橋港珠澳大橋橫跨伶仃洋,即將通車。在此時刻,寫到200年前的張保仔和他的海盜生涯,感慨良多。

                                   2018年2月19日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