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語文教師不會寫文章

                                    陳賢慶

   因中山詩社準備在我鎮成立分社,而鎮上也要重新組建“文學協會”,這兩項工作都委托我去籌辦。要組織“分社”和“文學協會”,當然首先要有合適的人選,舞文弄墨的人,當然首先應該到初中、高中學校去找,找那些語文教師。然而,令我驚訝的是,咨詢和動員了不少人,多數的回答都是“不會寫”“寫不好”“很久沒寫過東西”“詩歌?我從來沒有寫過!”“舊體詩詞?那是些什么玩意啊,誰會去學寫啊?”……這些都是些什么人?都是從師范大學畢業出來的大學生,都是教了若干年語文的老師,你說不會唱歌,不會跳舞,不會踢球,不會駕駛,甚至不會朗誦……都說得過去,唯獨是說不會寫文章,不知詩歌為何物,是匪夷所思的事!語文老師就是要教學生認字造句、閱讀分析古今文章、鑒賞詩詞作品、乃至寫各類體裁的作文。自己都不會寫文章,或者寫不好,自己都不會寫詩,尤其不懂舊體詩詞的格律,如何去教別人讀和寫?不可想象啊!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原因多方面,試作分析。

   一是,應試教學的結果。現時的教育,主要看分數,進入師范大學的學生,并不一定喜歡當老師,或者合適當老師;而進入師范大學中文系的學生,也不一定就是喜歡文學的,能夠考上師范大學中文系,許多僅僅是因為綜合分數達到了錄取線。不喜歡文學或對文學沒有什么感悟的人,從小學到中學都害怕和厭惡作文的人,即使他讀了四年大學,他也不會寫文章,或寫不好文章。

   二是,有的老師,在讀中學,讀大學時,是喜歡文學的,甚至從事過文學創作,但是,大學畢業后,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就不思進取了,課余時間,打打麻將,玩玩紙牌,喝喝啤酒,侃侃大山,日子也過得優哉悠哉。反正學生習題自己有答案,照本宣科即可;學生的作文打個分,最多寫兩句千篇一律的評語即可;反正學校也不要求語文教師一定要寫什么,除了期末大家都要上交的一般都是從網上下載的教學論文。所以,這類的語文老師,久而久之,真的是什么也寫不出來了。

   三是,有的老師,在學生時代喜歡文學,參加教育工作后,仍想抽出一些時間閱讀中外文學名著,還想動筆寫寫詩歌,寫寫散文,寫寫小說……但是,工作忙啊,備課、改作業、開會、家訪、業務培訓、職稱評定……使得他們有心而無力,終于,他們手中的筆,只能寫寫教案,寫寫教學心得,寫寫學生評語,久而久之,同樣是江郎才盡,與李白,與拜倫,與托爾斯泰離得越來越遠了。

   四是,有的語文教師,不敢寫,是因為怕寫不好,被別人甚至學生笑;他們會說,如果我是教物理的,教化學的,我寫不好,沒關系,我可以大言不慚地說,我是理科老師呀!但我是語文老師,寫不好就會出丑,于是,我干脆不寫,那么,誰也不知道我的廬山真面目。的確,別人可能不知你的深淺,但是,自己由于長期不動筆,就更加筆重如椽了。

   五是,一般學校評價語文教師,是以他所教的班級的期末統考的成績和高考的成績 為依據,成績好,這老師就行;反之,就不行 ;今年學生成績好,你就行;明年差了,就不行;后年好些,又變得行……學校領導并不看你是否會寫文章。如此一來,語文教師必須要將精力放在提高學生成績上,而不敢“不務正業”搞文學的創作,盡管文學和語文幾乎是同一回事。所以,現今中國,鮮有象魯迅、葉圣陶、聞一多、朱自清等既是國文教師同時又是作家詩人的語文教師。

   盡管我物色不到幾位愿意或有能力加入“詩社”和“文學協會”的語文老師,但是,并不妨礙廣大語文教師在各自的崗位上每天上班,獲得成績,獲得榮譽,獲得晉升。學校一樣運轉,每所初中高中年年中考高考都在創造新的輝煌,其實我的感慨和擔心都是多余的。

   忽然產生一種逆向思維:在語文教師中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何不到數學教師、物理教師、生物教師 、體育教師中去尋找?……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