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遺臟有故事

 

      陳賢慶

 

      引子

抗日戰爭期間,國共兩黨合作,領導中國人民進行了八年艱苦卓絕的抗戰。但是,也有一部分政客,打著“曲線救國”的旗號,充當漢奸,其中,有汪精衛、陳璧君、陳公博、周佛海、王揖唐、王克敏、褚民誼等人。

抗日戰爭勝利后,除了汪精衛已死,上述諸人均遭審判。19464月,當法院法官宣判漢奸褚民誼死刑時,褚民誼大叫:“你們不能處死我,我手中藏有國父孫中山先生的肝臟!只有赦免我的死罪,我才能交出來!”

褚民誼這么要挾,一時弄得輿論大嘩。到底,褚民誼是否掌握了孫中山先生的遺臟?……

 

      孫中山的病情與逝世

 

1924年,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之后,邀請孫中山北上共商國是。盡管當時政局動蕩,情況復雜,形勢嚴峻,孫中山還是由宋慶齡陪同冒險北上,試圖為實現國家統一尋找出路。
  到達天津當晚,孫中山突發高燒,肝痛劇烈,頹然病倒了。他并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病情嚴重,還掙扎著給控制北京政府的段祺瑞拍了電報:……一俟病愈即行首途。
  1231日,孫中山乘坐的專列駛進北京前門車站。他在隨行人員的攙扶下,手捂肝部緩緩走下車廂,含笑向歡迎的人們致意。
  根據安排,孫中山的行轅設在鐵獅子胡同顧維鈞宅中。由于他病情嚴重,暫時住進北京飯店,以便治療。經德國醫生主持會診,認為是肝膿腫,然而治療十數日,并無好轉,反而發現眼睛出現黃疸跡象。醫生認為必須進行手術,但因孫中山身體過于虛弱,隨行人員誰也不敢發表意見,宋慶齡也沒了主意。最后,孫中山自己決定同意動手術。   
   1925126日,孫中山被送進協和醫院。當醫生打開腹腔時,驚訝地發現肝部堅硬如木,生有惡瘤,立即取出活體標本進行化驗,結論是肝癌。
  事已至此,醫生也束手無策,在清除了肝部的淤膿之后,只能重新縫合。經過對吸出膿液的化驗分析,醫生認為,孫中山的病情至少已經有10年以上的歷史了。接下來的那些天,孫中山的病情不斷反復,醫院決定使用雷錠(即現在所說的放療)。其后,又服用了一段時間的中藥,始終回天乏力。  

  311日晚,孫中山陷入深度昏迷之中,他還在喃喃自語:和平……奮斗……救中國……”12日凌晨,痰急上涌,口不能言,家人及同志環立于病榻旁邊,懷著無比的悲痛與他告別。1925312日上午930分,孫中山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當天中午1230分,覆蓋著國民黨黨旗及中華民國國旗的孫中山遺體被送抵協和醫院。經手術取出內臟化驗,證實孫中山肝癌屬實,同時還發現膽囊內有6塊結石,說明他已經被病痛折磨許久了。
  315日,遺體經防腐處理完畢,請宋慶齡及其他親屬探視,宋慶齡撫著孫中山的遺體放聲大哭,其他人也莫不下淚。上午10時,開始裝殮,孫中山的遺體身著大禮服、頭戴禮帽、足穿皮靴,被移入棺內。棺為橢圓形,上方有玻璃棺蓋,以便公眾吊唁時瞻仰。

 

      孫中山遺臟的下落傳說

 

孫先生的遺體是否仍在中山陵,社會上也流傳有各種版本小道消息,事實上,孫先生逝世后,他的遺體的確是歷經了磨難,但最終于19296月遷葬南京,其后一直沒有移動過,這已是不容置疑的事實。但是,孫中山的肝臟部分,至今仍有不同的講法,流傳最廣的,是如下的故事:

孫中山的遺體經過解剖確認患的是肝癌,將身體部分和內臟部分分殮,身體部分暫時安放在小楠木棺內,內臟部分殮入福爾瑪林藥水中。其后,孫中山的肝臟曾被解剖作為標本,保留在北京協和醫院。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軍占領協和醫院,將其改為日本陸軍醫院。在孫中山生前治病的309室,日本人找到了孫中山的遺臟。汪精衛得知此事,派偽外交部長褚民誼到北平與日本侵華司令官岡川寧次交涉,取回了孫中山的遺臟。汪偽政權由此大做文章,在南京舉行了規模空前的國父靈臟奉移式,將靈臟放在玻璃盒里,供在中山陵讓人參觀,汪偽政權垮臺前,大漢奸諸民誼將靈臟偷偷藏了起來,作為日后要挾國民政府赦免他死罪的資本。這就出現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

褚民誼給蔣介石寫了一封信,說明其事真實。當年孫中山逝世時在場的國民黨元老們都表示不可信,因孫中山的肝臟已火化,同遺體葬于中山陵,不可能再出現“遺臟”。蔣介石派特務葉翔之和沈醉去見褚民誼,說如果真能交出孫中山遺臟,可以赦免死罪。于是,褚民誼說出了收藏遺臟的地點,葉、沈兩人真的從上海雷錠醫院一位叫湯于翰的醫生手中取回孫中山的遺臟。

當然,由于褚民誼的手段惡劣,引起公憤,最終也沒有得到赦免,1946823日,褚民誼在蘇州獅子口第三監獄被秘密處決。

 

       衛士范良見證孫中山內臟隨遺體安葬

 

孫中山的遺臟是否真的仍放在協和醫院,泡在福爾馬林藥水中?汪精衛、褚民誼他們是否真的取回孫中山的遺臟?褚民誼是否真的收藏了孫中山的遺臟?此事,孫中山的衛士范良最有發言權。

范良回憶說,192961日那天,宋慶齡和宋氏全家,蔣介石和國民黨政府的所有要員參加了奉安大典。大典后,隨著陣陣軍樂,他與另外7名衛士,緩緩地走近靈柩,抬起棺體兩邊的銅環,慢慢地進入靈寢,然后用繩子將靈柩吊入圓形墓穴,通過銅梯來到墓穴底部,再將靈柩移正。  

安放孫中山遺體的紫銅棺上面是水晶玻璃蓋。透過水晶玻璃,只見孫先生身著黑色馬褂,藍色長袍,腳上是黑色布靴,神態安詳地仰臥在藍色的彈簧墊上,身體兩邊用許多絲綿球固定,兩腳中間安放著一只約33厘米高、直徑20厘米左右的大口康熙年間瓷瓶,里面存放著火化了的內臟,用一塊紅色綢布扎口。密封前,又蓋上了紫銅棺蓋,棺蓋上面刻有梅花圖案,很精致。62日上午開始密封,前后5天。墓穴四周為長崗石墓壙,墓壙外邊是一尺多寬的隔層,再外邊還有一道堅固的墻面。密封位置在墓壙的中部略靠上,先用鋼筋條,鋼筋條上面是鋼絲網,箍緊后又鋪一層油毛氈,最后用混凝土密封,這樣,上部為日本著名雕刻家高琪所精心刻制的孫先生臥像,下部是孫先生長眠的紫銅棺。密封工作非常細致,范良始終在現場。墓內、棺材里沒有隨葬品。

 

        范良再證實孫中山遺臟仍在中山陵

 

那么,汪精衛、褚民誼他們說的孫中山遺臟又是怎么一回事?是否象傳說的孫中山先生死后內臟全被取出了,又被盜走了?
  范良回憶說,前者是事實,被盜則是謠傳。當時孫中山曾有囑咐,要求死后將五臟作病理解剖,因為他是醫生出身,知道解剖的價值。后來解剖時醫生發現先生得的是肝癌,事后內臟單獨進行了火化,存放在紫銅棺內。抗戰期間,南京出現一樁怪事:汪精衛從北平協和醫院迎來‘先生內臟’,還在中山陵供人參觀,當時引起海內外極大關注,人們將信將疑。但范良以及當時在場的國民黨元老均反駁為“鬧劇”,為“無恥”。

有些文章說到,抗戰勝利后,蔣介石派軍統局長鄭介民中將來中山陵調查此事,問范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寫份詳細報告上報蔣介石。于是,范良親自下到墓穴,揭開玻璃罩,打開紅布擋著的五只玻璃瓶,上面寫著孫中山先生五臟切片模型。范良說,在此之前,還沒有人下過墓穴揭開過玻璃罩。事后,范良被蔣介石召見,向蔣介石詳細匯報了此事,并向當時的《中央日報》提出了抗議,不找當事人就發失實新聞。最后,經過奉安委員會各委員簽字,此樁奇案方告結束。

筆者對此說表示懷疑,孫中山的墓穴已經用混凝土密封,能夠隨意下到墓穴揭開玻璃罩,并看到五只放著孫中山五臟的玻璃瓶嗎?倒是范良證實,在日偽統治南京期間,中山陵沒有遭到絲毫破壞,孫中山的遺體包括火化了的內臟,一直在陵墓內沒有移動過。

也就是說,汪精衛、褚民誼等所謂從日本人手取回孫中山的“遺臟”,其實是一場騙局,借此向國人證明自己仍是孫先生的信徒,為保存孫先生的“遺臟”立了功。

 

結語

孫中山于1925312日在北京逝世。孫中山不僅受到國共兩黨的愛戴,抗日戰爭期間,日本侵略者以及汪精衛集團對中山陵也不敢褻瀆,汪偽集團還要借孫中山的“遺臟”來“炒作”;從這一點,亦反襯孫中山不愧是一位享譽世界的偉大的愛國者和政治家。

 

(此文刊登于2007年10月28日《中山日報》之“香山周刊”)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