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慶推薦2009年炎熱的8月,收到來自美國的阿生的一份稿件。這是一篇回憶性的文章。由于格式的問題,我要花時間將每一個標點變換,順便也修改了幾處錯別字和不規范的字。由于檢查得仔細,阿生的這篇文章我也看得仔細,很有感觸。

感觸之一是,上山下鄉的回憶文章我們看得多了,但是,“洋插隊”的文章則少見,因而阿生這篇就很有價值。感觸之二是,我們常感嘆上山下鄉之苦,殊不知,“洋插隊”所吃的苦亦不少,甚至更多更難受。感觸之三是,無論在任何時代任何國度,自強不息、勤奮努力,再加上機遇,才有成功的可能,阿生的經歷,正好說明了這點。

一篇內容豐富、感情真摯的好文章,值得向同學們推薦。同時,也希望能看到更多反映“洋插隊”的文章,讓大家共同緬懷我們所走過的不尋常的人生道路。

阿生洋插隊

(美國)阿生

前言

記得我曾經說過為自己在人生經歷中少了上山下鄉當知青這一頁而感到有些遺憾其實挖深一層我這個想法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要有時間限制到期就可以返城回家那怕之前并不知情像我的女兒去秘魯做義工說明為期兩年在有時間限制的前提下不管多艱難她都能以坦然的心態去面對因為她知道前面有條返城回家的路在等著她當年我們上山下鄉去農場插社說是要呆上一輩子的與之相比當然那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想起40年前僑中知青出發去三水的一幕至今還隱覺揪心之痛

雖然我沒有嘗過上山下鄉酸甜苦辣的滋味,但是命運的安排卻讓我喝了洋插隊的雜味湯。有了這段洋插隊的經歷,也許,我可以與國內的知青同學們,在這方面扯平了吧。

                             插隊加拿大

阿生洋插隊,可以說是在加拿大開始的。為了辨理申請移民美國的手續,阿生于19754月從香港到了加拿大的溫哥華市。

初次踏足西方世界,對許多事物都覺得新奇。阿生的第一個印象,是感到這里的住宅區非常安靜,習慣了香港的吵鬧,忽然間處身于一個近乎無聲的狀態,耳朵嗡嗡作響。

其次,是發現坐落在道路兩旁,一棟棟粉刷成不同顏色,漂亮的小洋房,原來是用木頭建造的,哈,真新鮮,外國人都住木屋。

還有是在桌上看見老外不但施出五爪金龍而且還津津有味地大吮手指令人側目其實這個在我們習俗中的失禮行為在老外的私人派對中是可以接受的甚至令主人開心因為這表示他十分欣賞你的食物不過這只限于在私人派對中至于正式的宴會卻是規矩甚多例如用子要從外面小號的用起跟著一道一道菜往里用不能直接把骨頭吐在碟子上而應該用手從口中取出然后放到碟子上還有不能把碟子碰響等等挺煩的一個宴會連甜點才三五道菜可是讓你吃得累

最開心的大概是看到下雪了在南方長大的人第一次見到下雪總是興奮無比阿生跑到屋外手舞足蹈用手去接飄雪甚至還嘗了一口最美妙的感覺是看著漫天的雪花緩緩地飄落頃刻間在大地鋪上一層皚皚的白雪地上的雪與掛在樹上和堆在屋頂上的雪互映組成一幅美麗的圖畫你仿佛進入了童話世界置身于一個恬靜祥和的仙景之中忘卻塵世間的一切煩惱

初次看見下雪很開心但后來卻領教到雪的利害了首先是交通癱渙人們受困在外得好幾小時才能回到家其次是要清除車庫道和行人道的雪第一次鏟雪覺得很好玩以后才知道那實在是一件苦差事半溶的雪很重干一會兒就里面汗濕了但外面卻又冷冰冰極為難受如果要上屋頂鏟雪那就更多了一些驚險鏡頭而最令人討厭的則是在停雪以后潔白的雪地為人踩,被車輾變成了一片泥濘美麗的童話世界頓然消失代之而來的是一個臟亂的現實世界上天給予人類一個美麗的大自然但是卻遭到人類自己去肆意破壞這是當今世界一個很好的寫照

在加拿大的十個月里阿生上了洋插隊的第一課這一課包括新移民的辛酸人情的冷暖和種族的歧視大多數新移民初到外國由于言語不通身無分文故此只能做辛苦但工資卻是最低的工作而沒有正式移民身份的非法居留者處境就更為凄涼他們不敢曝光生活在黑暗的地下世界中默默地承受著無良雇主的壓榨和欺凌阿生曾經到過夜校想報名學英文當被問及居留身份的時候馬上逃之夭夭唯恐被拘還押香港想找工作那就更難上加難了

天無絕人之路剛好妻子阿平的母親有個親戚在溫市開靠著這個關系給阿生找了一份洗盆碗的黑市工洗盆碗就是先把臟碗碟的剩飯剩菜倒進垃圾桶再把碗碟沖刷干凈然后放進洗碗機里洗去油膩最后分類收疊起來讓跑堂取用為了避免容易打破,餐館的盆碗做得特厚重是份吃力的工作

洗盆碗也是館的打雜所有雜務都在其工作范圍之內包括洗廁所剝蝦殼是其中一件苦事雙手浸泡在刺骨的冰水里由于過敏令手臂紅腫發癢刺痛平時做雜務還算是輕松到了期就像打仗一樣這個要刀叉,那個要碟子嗓門大呼聲急把你迫得手忙腳亂頭冒青煙阿生有個習慣做事喜歡一樣一樣的按次序做有時候老板娘急著需要刀叉,他沒能及時洗好結果招致一頓責罵

本份沒做好阿生無話可說可是有一件事卻令阿生心理很不平衡。餐館請了一留學生專職送外買同時幫老板運貨每次貨運回來老板娘總是叫阿生去搬而讓留學生坐著阿生忿忿不平心想我雖然暫時落難干著粗活但我阿生豈是粗鄙之人你們居然把我當作下人來看待豈有此理阿生雖然心存忿氣但是想到連這份雜工也是嗟來之食是老板看在親戚份上的恩賜阿生唯有忍氣吞聲時間長了偶有怨言老板娘的臉色于是變得越來越難看了終于有一天有個廚子被抄了魷魚他揚言要報復老板怕他爆出請黑市工的事因此也請阿生吃了豉椒炒魷魚

世事在冥冥中似有定數,阿生身無分文來到加拿大,洗了四個月盤碗剛好賺夠在加拿大逗留十個月的費用,最后仍然是兩袖清風去美國。

70年代到美加洋插隊的移民不多不過老華僑的白眼卻是不少他們總是以教訓的口吻跟你說話什么加拿大就等于艱難大”等等意思是苦日子有你受的話雖不錯可是嘲意多誠心少令人難以接受他們在得意之時更會露幾句瞥腳的英語洋洋自得而你只能夠唯唯是諾阿生就是在這種形勢下被阿平的姑丈評為聾跛的四殘人更被看死了這輩子不可能念上大學甚至認為因阿生這樣的情形而害苦了阿平云云阿生也許沒有吃過黃蓮不知道黃蓮有多苦但他相信此時他咽下的一定比黃蓮更苦

70年代美加的種族歧視問題相當嚴重阿生在短短十個月中就碰到過兩次明顯的種族歧視事件有一天阿生走過一個巴士站路旁有兩對白人少年男女在草坪上嘻戲其中一個少男喝令阿生到下一站去等巴士不能停留在那里簡直欺人太甚另一次是在館的后門有一對男女吵得不可開交有個廚子多事到門口去看熱鬧那男的火大了破口大罵那廚子叫他滾回中國去30多年后的今天雖然美加在種族歧視的法例上有了極大的改善但是種族歧視或者是種族偏見仍在很多老美心中根深蒂固老中遭到歧視或者不公平對待的事層出不窮雖然有些是很小的事但十分令人氣憤例如有一次在健身室的浴室所有花灑間都被占用了阿生于是用了空著的為傷殘人士而設的花灑間有個年青老美卻在一旁說三道四說阿生不應該用傷殘人士的花灑間更令人氣憤的是他居然說:“你來到這個國度就要守這里的規則。”這是什么話?!第一那花灑間是為傷殘人士方便而設的他們有優先使用權但是在沒有傷殘人士的情況下沒有法例規定其他人不可以用這跟傷殘人士的汽車停車位不同第二阿生沒有說過一句話他憑什么斷定阿生是外來的人在他眼中所有老中都是外來人即使是在美國出生的這就是種族歧視者的邏輯長時間住在美國常常會遇到這種事令人氣憤卻也無可奈何不過如果碰到有人叫你滾回中國去的時候阿生定會還以顏色告訴他這是印地安人的地方叫他滾回歐州去這一招雖然有點阿Q但是還挺有用使對方馬上閉嘴而且臉色由紅變綠畢竟他們的先人早年的歐州移民屠殺印地安人掠奪其土地的歷史并不光采

阿生在溫哥華呆了十個月。經過幾番曲折,終于得到了移民簽證,于19762月初插隊美國。

                             二  落戶美國

移民簽證發出之前需要經過例行的身體檢查“Can you go to restroom first?”, 在體檢室里, 阿生這樣問醫生醫生楞了一下隨即笑道”Yes, you may go to restroom.” 阿生這一刻才醒悟過來這句反復練習了很多次的英文開口講的時候卻鬧了個笑話幸虧是醫生不是移民官否則碰巧老子心情不好來個不批那可真是冤枉阿生洋插隊美國的生涯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19762月,阿生和阿平經過長途巴士的一天拔涉,抵達了位于北加州的沙加緬度市阿平的家。在關卡順利過境后,阿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恰似當年從深圳過羅湖的情景。

但是這釋去的重負馬上又要背起來了首先到成人學校報到學英語其次馬上要找工作沙加緬度是加洲的首府華人稱為二埠(三藩市為大埠也叫舊金山)離三藩市約160公里既是首府自然是政府部門的工作比較多記得那時候站在市中心一些高樓大廈的門口看著那些西裝革履的公務員在那里進進出出覺得那是多么的高不可攀阿生甚至連羨慕的資格都沒有他只能著眼于一些粗重低下的工作。即便如此,這類工作也不容易找有個成人學校的同學在某學校找到一份清潔工的工作大家都特羨慕

經過一番努力,阿生終于找到了一份快餐店的洗盤碗工,一小時兩塊八毛,從晚上11時工作到早上7時,下班后馬上去成人學校上課,至下午3時回家。

開始以為館半夜的工作不會太多誰知道在半夜兩點鐘左右來了一批跑馬場散場回來的賭馬客忙了一陣后廚子就開始把大鍋小鍋一鼓腦的堆過來阿生傻了眼雖說有洗碗機但是洗碗機只洗油膩,而鍋垢則需要用人手來涮半夜三更阿生一個人又刮又鏟的洗完一大堆的鍋天也亮了還要拖地板清潔廁所才能下班阿生就這樣干了半年

后來知道另一家快餐店有個空缺,工作時間稍為正常一點,從下午5時到晚上11時,于是跳糟過去又做了半年。直到有朋友介紹,到一家中國餐館做跑堂,才結束了洗盤碗的生涯。不過,不知道是否在餐館洗盤碗洗出了技巧,洗盤碗仍是阿生在家的終生職業。

這世界上干那一行都有發財的機會即使是洗盆碗你不相信晚上吸塵的時候就是發財的機會翻開那些卡式坐位的椅墊總能找到幾個零錢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有一元以上的鈔票還有按一下公共電話機退錢的按鈕也許會像老虎機一樣嘩啦嘩啦的掉幾個零錢下來這些都是財路人窮志短一點零錢就可以讓你偷著樂 

                             三  跑堂生涯

在中餐館跑堂固然比洗盤碗好多了,沒那么辛苦,收入也高多了,還管兩頓飯。但是,跑堂也有跑堂的辛酸,加上阿生的英文程度還很差,所以額外辛苦,光是記那些五花八門的雞尾酒名稱就令人頭痛。最怕是碰到不友善的客人,受氣不用說,甚至還“打鐵”(沒有小費)。日子久了,發現了一條小費高低定律:凡是態度不好,諸多要求,把你弄得團團轉的客人,小費反而越少,反之小費卻多。如果不幸碰到難待候的客人,你只能自認倒霉,“What lin you want?”就是那時候學的,阿Q一下出口氣。

阿生兢兢業業地干了一段時間,不過不失,但是時間久了,終于出了差錯。有一次,一個客人點了蘆荀牛肉,蘆荀是季節性的蔬菜,阿生沒有見識過這玩意兒,而“蘆荀”的英文發音中,有兩個音,有點象“排骨”的英文發音,阿生于是給他上了一道燒排骨,客人說不對,阿生又搞不懂,僵持之下驚動了老板。老板姓馬,長得也像馬,不過不是一般的馬,而是河馬。老河馬拉長著臉,用很重的臺山口音對阿生說:....”,可憐的阿生還是一頭霧水,老河馬瞪了阿生一眼,怒氣沖沖的把菜給換了。

那時候雖然阿生己經上了社區學院但是他的英文還是很差勁以至有一天老河馬以嘲笑的口吻問阿生:“你究竟讀的什么書呀?從老河馬一臉不屑的樣子中阿生看到了另一句更難聽他沒有說出來的話阿生無言以對唯有暗下決心加倍努力讀書

在老河馬的館做跑堂的日子算是不錯的一班伙計中大多是留學生大家處境相似還成了朋友但是不錯的日子終于到了盡頭起因是阿生開罪了一位客人有一天因為超忙阿生沒問過客人就唰的一下把他還剩有一點點酒的杯子拿走了客人很不高興要找阿生的麻煩阿生年輕氣盛沒有為自己的過失對客人賠禮道歉反而故意還了一杯也只有一點點的酒給他以示他小氣這一來不啻火上加油被激怒了的客人喝令阿生回頭然后把酒倒在地上事后他一定是到老河馬那里投訴了阿生過了幾天阿生遭遇到畢生唯一一次被炒魷魚的恥辱(加拿大那回大概可以不算)

雖然后來阿生在另一家小館也找到了一份跑堂的工作但是小費卻少了很多讓阿生郁悶了好一陣子再后來阿生轉到加大戴維斯分校就讀又在學校附近一家中館繼續跑堂的生涯過著大半工全讀的日子有時候同班的同學們來吃飯而阿則在旁待候同學一擲千金的豪氣令阿生心里直嘆真是同人不同命阿生一直干到畢業后找到了正式的工作終于告別了跑堂的生涯

                           四.與死神擦身而過

美國地大而且人口不算多,道路四通八達,很多人都住在城外郊區,交通工具則以小汽車為主。因為公共交通很不方便,基本上每個工作的人都需要一輛車子。

以阿生現在的情況為例他上班的地方是在東灣離他住的西灣約40公里自己開車大概半個小時但是如果用公共交通的話他必須先要走20多分鐘到巴士站(回家則需要30分鐘,因為要上坡)然后坐巴士到地鐵站轉乘地鐵總共需要至少兩個小時所以在美國沒有車子可以說是寸步難行

開車需要駕照雖然阿生從來沒有開過汽車但是由岳父把教只學了四五次每次不到半小時居然幸運地第一次就考過了路試取得駕照這樣的速成算是異數考了駕照向岳父借了兩千多塊錢買了輛二手車曾經特羨慕那些有車階級終于阿生也開上了自己的車從此以后上班上學方便多了雖然有車方便但是養車可不容易特別是舊車老出毛病而且特靈總是等到你千辛萬苦省到了一點錢的時候車就壞了存款又報銷了俗語說越窮越見鬼真的沒錯

那時候大家還沒有扣安全帶的習慣阿生因此而差點丟了性命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阿生本來就有點兒近視再加上讀了一天書又在館忙了一個晚上人累了視力就更差了回家的時候在近一百公里的時速下沒有看見前面有一輛壞車子停在路中間旁邊還站著幾個小青年眼看就要撞上了才突然發覺在危急的最后關頭阿生猛扭方向盤但是車子的右前角還是擦到了壞車子的左后角阿生的車子一路滑行一路打轉幾乎失去控制最后車子在公路上逆向停下來幸虧當時車輛稀少公路又寬闊(有4條行車道)否則會發生更大的連環事故

事情發生后馬上有車子停下來跑過來幾個人首先看有沒有人受傷確定所有人都安全后他們再幫忙按開了壞車子的危急閃燈(幾個小青年像是高中生大概是初哥連這個都不懂)然后把車子推到路邊老美熱心助人的公德心值得我們好好學習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國內圍觀的人可能很多但是施以援手的恐怕沒有

當時阿生還有他的車子以及那輛壞車子和站立在壞車子旁邊的幾個混小子居然都毫發無損只是嚇得冒了一身冷汗這簡直是個奇跡如果當時阿生的反應慢了一點點即使是零點幾秒后果不敢想像不是車毀人亡就是落個終生殘廢說不定還再要搭上幾條小青年的性命上帝保佑阿生以零點幾秒之差撿回了性命即使是在今天想起來還心有余驚

經過這次教訓阿生懂得扣安全帶的重要了但是成了四眼狗還是到撞車意外真正發生以后那天阿生在十字路口準備左轉看見遠處左角的交通燈轉綠了因為視力稍差他以為那是指示左轉通行的綠燈結果”嘭”的一聲與對面直行的車子碰個正著雖然是小碰撞人沒有受傷但是卻破了財(雖有保險但要自付一個起碼的定額)

在美國一生人開車無數次小碰撞的事總有發生如果你從未出過狀況那只是運氣極佳而已并不等于你車技超凡但如果是經常發生的話那就是你自己不小心之過阿生開車三十多年像這樣的小意外也發生過四五次多是自己大意之過

                               五 學而優則進

阿生在成人學校學英文期間發掘了自己讀書的天份學英文很快上手發音也朗朗上口在成人學校有如鶴立雞群再說那時候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于是在成人學校學了一年英文再考過了中學必修的其他科目取得中學畢業的資格以后順理成章的于1977年1月進入了社區學院就讀一面繼續學英文一面惡補數理化的基本課程

隨后發現社區學院雖然算是大學但是由于本地生的程度較差(好的都上正規大學去了)所以這社區學院倒也不怎么難混特別是數理化的課程阿生更是得心應手在班上名列前矛因此信心增強了不少

唯一擔心的是英語過不了關因為如果要大學畢業必需至少通過兩堂英語包括寫作另外還要念多堂本科以外的必修課需要有好的英語程度因為這個原因差點兒改寫了阿生的人生原因是阿平的弟弟大學畢業后在灣區一間酵母廠任技術員他說他們廠里要請工人雖然做的是擔擔抬抬的工作但是有8塊多錢一小時還有醫藥保險比起3塊錢的洗碗工無疑那是一塊相當誘人的餡餅考慮再三阿生決定去應徵面試過后廠里來通知說工會有規定必須要先請那些被工廠辭退過的工會會員所以不能錄用阿生失望之余阿生無奈地回去繼續念書

世事如幻,一步之差,阿生差點兒走上另一條人生道路,做了苦力,整個人生歷史也會就此而慘遭改寫。命乎?運乎?一切自有天定。

在社區學院念了兩年半,阿生終于以平均分3.9(4分為滿分)的優異的成績轉入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還拿到免學費的獎學金。19799月,阿生以正式大學生的身份步入校園,開始了洋插隊的另一個重要旅程。

搬到戴維斯安頓下來后阿生拉著阿平的手走進校園心里感慨萬分上大學這個在僑中求學時夢寐以求的愿望在文革中破滅了但是萬想不到卻能在美國實現而且是從不懂英文零基礎開始在31歲的高齡之際似乎有點像天方夜譚阿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但是興奮之余阿生也知道這僅是個開始等待著他的將是一條艱難的道路一來自己英語程度差別人讀一次就明白的教材阿生卻要讀念兩三次甚至更多次二來要工作養活自己館跑堂每天館打烊后才回家做功課往往要一點后才能休息

英語不好還鬧過笑話有一次考試教授出題問某種氣候的變化在那幾個方面(area)表現出來阿生的答案是幾個州(省)的名字讓教授啼笑皆非還有一次教授問大家畢業以后準備干些什么班上的同學高談闊論大舒宏愿有的說搞什么研究項目有的留學生說要回國任高職致力改變國家水利狀況等等唯有阿生說畢業后找份工作養家活口教授的評語是愚蠢的問題愚蠢的答案令阿生無地自容是的教授也許說得對可是他卻不明白飽漢不知餓漢饑的道理

經過兩年的努力克服了重重困難阿生終于按原定計劃修完了必需的課程取得了土木工程學士的學位一紙學士文憑對很多人來說也許微不足道但是對阿生來說在短短5年半中從不懂英語只有高中一的學識水平到大學畢業也算難能可貴了1981年6月14日是阿生阿平永遠都不會忘記的日子那天艷陽高照校園內一片歡樂氣氛阿生抱著半歲大的女兒去參加畢業典禮心情特別激動是的那一刻實在是令人難以忘懷以后阿生曾參加過許多個后輩的畢業典禮每次當畢業生進場的樂曲響起阿生都會不由自主的激動起來大概是因為引起自己畢業時那情景的共嗚吧

                              六  立足美國

在美國一般來說學生在畢業前三個月左右就開始找工作阿生更不例外老早就找資料向各大公司發信說起寫信的確是件苦事那時候沒有個人電腦更惶論寫作軟件而且為了扮誠懇每封信都親自打不敢用復印打錯了一個字還要重打連阿平工作累了一天回來也幫著打一家子受苦受累

更痛苦的是信寄出去了但卻都沒有回音即使有也是一些官腔如”你的資料會存檔案,有空缺會通知你”等廢話其實是扔到垃圾桶里永遠存案了原因是沒有經驗找的都是外州的大公司那時想不管那里總之有工作做就行但是美國公司一般都喜歡就地取才聘請當地學校的畢業生除非你是哈佛史坦福等超級名校的高才生結果此路不通后來聽取了一些建議開始留意本地的行情但是二埠都是些極小的個人公司根本沒有什么工作機會又幾個星期過去了還是沒有結果最后拚到三藩市灣區去那時候阿生的確是心焦如焚好不容易大學畢業了卻找不到工作做簡直令人絕望

因為是最后一個學期,課比較少,所以那時候有較多的時間跑碼頭,三藩市灣區很多公司都去過了,連新開發區的縣政府也都去過了,雖然他們對阿生的履歷相當感興趣,但工作還是沒有著落。

幸而后來阿生聯絡上僑中同學劉象潛他早半年于加大柏克萊分校畢業也是土木工程師任職于三藩市一家跨國大公司貝泰建筑工程公司由于60年代末期原油供應短缺油價大漲各大電力公司都致力發展原子能發電建蓋很多新廠而貝泰則是建筑公司中的佼佼者需要大量人材劉兄介紹阿生去找他們的人事部談談阿生馬不停蹄找上門去果然才過了幾天貝泰人事部就來電告知阿生決定聘請他阿生聽到這個消息歡喜若狂感覺到好像整個天都亮了起來熬了多年終于修成正果了說起來真要多謝劉象潛兄弟的指點否則好事還要多磨

這世上果真有好事成雙這回事,過了兩天,另一家在三藩市、專門設計和建造海上鉆油臺的公司,也下了聘書給阿生,但阿生已經答應了貝泰在先,只好婉拒了。

后來曉得劉兄就讀的柏克萊大學是美國的頂尖學府之一尤其是土木工程系更是屈一指故此學生畢業后是工作找上門來他們根本不用為找工作而發愁阿生想起兩年前申請大學的時候阿平就建議去柏克萊大學說進了柏克萊就像進了黑社會不愁沒得混以阿生的成績進柏克萊大概沒有問題但是阿生覺得戴維斯離二埠近只有20多公里搬遷容易而且校園環境更好所以選擇了戴維斯對于阿平的先見之明阿生佩服得五體投地幸而皇天不負有心人阿生終于也找到了工作否則悔青了腸子也是枉然

198176日,阿生正式以工程師的身份上班了。這一天是他人生中的一個重大轉折點。兩年后再一蹴而就,考取了職業工程師的牌照。從此以后,阿生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地在美國的大屋簷下,穩穩的占有了一席之地。

后話

魯迅先生說過: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移民路上也本沒有路,只要你勤奮努力,踏踏實實地往前走,也便能走出你自己的路。

在美加的僑中同學之中,大有成功的工商界人士,也有高科技界的工程師主管,還有成功的職業會計師,各路英雄在各行各業中創業立績,成就非凡。每個人都曾經披荊砍棘,一步一腳印的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每個人的經歷都是一部可歌可泣的史詩。

在紀念上山下鄉40周年之際,特獻上這一篇,與所有中插隊,洋插隊的同學朋友們分享共勉。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