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遺體的一次遭遇

 

    陳賢慶

 

192410月,馮玉祥將軍發動北京政變,囚禁直系軍閥首領曹錕,驅逐清帝溥儀出宮,脫離直系軍閥系統,組建國民軍。但是,由于政治立場的局限,馮玉祥不可能從根本上提出推翻軍閥統治的政治主張。他一方面電請孫中山北上共商國是,一面又與奉系軍閥張作霖聯合,推出段祺瑞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執政,使政權又落到段祺瑞、張作霖手中。

 

得知北京政變的消息及接到馮玉祥的電邀,在廣州正在與共產黨合作,改組國民黨,成立國共合作統一戰線的孫中山先生,也極受鼓舞,馬上打電報給馮玉祥,電文說:“……大憝肅清,諸兄功在國家,同深慶幸!建設大計,即欲決定。擬即日北上,與諸兄晤商。先此電達,諸維鑒及。……”馮玉祥也立即回電孫中山,請早日北來,指示建國方針。并派馬伯援為代表持他的親筆信,前往廣東歡迎孫中山先生。馮玉祥囑咐北京衛戌司令鹿鐘麟:孫先生到京后,一定要盡力保護。”并說,“國民軍的隊伍,就等于孫先生的隊伍,應聽從孫先生的指揮。”

 

孫中山于19241113日抱病北上,17日到達上海,22日乘船東渡北京。當孫中山到達北京的時候,馮玉祥卻因張作霖和吳佩孚的聯合壓迫,已離開北京。孫中山在旅途中積勞病倒,1925312日,孫中山在北京逝世,遺體暫時放置北京西山碧云寺內。其后,張作霖和馮玉祥又展開了奉國之戰,馮玉祥敗走,張作霖控制了北京政權。

 

19275月,蔣介石與馮玉祥、李宗仁、閻錫山等聯合北伐。張作霖部將張宗昌在魯南、魯西連遭敗仗。 張宗昌土匪出身,有“狗肉將軍”“混世魔王”之稱。1927918日,張宗昌到北京參加軍事會議,在會上,張宗昌為推卸責任,信口雌黃地說:“南軍打勝仗,是因孫中山停靈的地方風水好,為了能打勝仗,就應毀掉孫中山遺體,以絕后患。綠林出身的張作霖也是一個極迷信風水的人,他聽了張宗昌的建議,一拍即合,當即表示贊同。奉軍總司令部參謀長楊宇霆覺得不妥,從旁勸止,此事才暫時作罷。

 

在張宗昌提議毀掉孫中山遺體時,當時的少帥張學良也在北京。他聽說了這件事后非常氣憤。張學良對孫中山十分尊敬,他當面警告張宗昌不準胡來,還通知警察廳加強防范。張學良還致電南京政府,要求將孫中山遺體運回南京,并表示他可以護送到天津,處于當時南北戰爭的情況下,移靈南京很不安全,也不可能。

  守靈處主任李榮為此十分擔心,他曾想托人南下報告,但又覺得南京政府鞭長莫及,幫不了忙,這時他想到了為孫中山治病的協和醫院,因為協和醫院是一家美國人辦的醫院,他想借外國勢力來保護遺體。于是,李榮親自到協和醫院去找院長劉瑞恒,請協和醫院以孫中山遺體有變,需運回醫院治理為名,暫時予以保護。不料劉瑞恒膽小怕事,不敢負責,李榮哀求幾次,劉瑞恒就是不答應。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李榮只好決定把孫中山先生遺體轉移到山洞里。他向協和醫院的潘醫生要了一些防腐藥水,又從中法中學取回了孫中山最初曾用的一具美式小棺,于19271125日深夜兩點半,召集全體守靈衛士把孫中山遺體從楠木大棺中取出,用藥棉裹好,然后移入美式小棺中,放置于水泉山洞里藏了起來。

19285月,北伐軍逼近北京。張作霖眼看無法抵抗,于63日率文武官員離京出關,64日在皇姑屯被日軍炸死。615日,南京政府發表宣言,宣布“統一”告成。76日,蔣介石、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等在北平開會,到西山碧云寺孫中山靈前舉行“北伐完成祭告典禮”。蔣介石主祭,馮、閻、李襄祭。奏哀樂,施禮,開棺蓋,瞻仰總理遺容。河北省政府主席商震宣讀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和蔣介石的祭文,稱“統一大業完成”。次日,北平各界在天安門前舉行北伐勝利祝捷大會。

1928年底,張學良宣布東北易幟,擁護國民政府,這時,全國才實現了真正意義的統一。

8年后,張學良將軍聯合楊虎城將軍,共同發動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迫使蔣介石停止剿共,促成了國共兩黨的第二次合作,共同領導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張學良的這一壯舉,已載入中華民族的史冊,流芳百世。而8年前他極力保護孫中山先生遺體這一事,亦可算他的另一歷史功績,也應讓后人銘記。

 

 (此文刊登07年3月11日《中山日報》之“香山周刊”)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