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騙子及其他

                                   觀潮

        德國是一個怎么樣的國家,我低微孤陋,當然沒有造訪旅游德意志國土的榮幸,只是從書本中得知,德國是中歐的一個國家,二戰后分裂為西德和東德,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又合二為一。我還知道,德國產生了哥德、席勒、海涅、巴赫、馬克思、希特勒、貝肯鮑爾等著名人物。至于說,德意志民族有些什么民族特點,這又恐怕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的。

       之所以提起德國,是看到報上有些關于德意志民族的有趣的事情。例如,某一天深夜,一位中國人走進德國某小鎮的車站理發室。理發室并無顧客,理發師熱情接待了他,卻不愿意為他理發,理由是,這里只能是為手里有車票的旅客理發。那中國人無奈,只得到售票處買了一張最近一站的車票,再到理發室。但理發師仍然很遺憾地對他說,如果您只是為了理發才買這張車票的話,真的很抱歉,我還是不能為您服務。這件事有點不可思議,引起在德國的留學生感慨萬分,認為德國人真是太講規則太守紀律了。當然,也有人不以為然,認為可能是那理發師不愿為中國人服務,隨便找的借口。又或者,只是個別事例,不足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于是,那些留學生決定再做一個實驗,他們在夜間,來到鬧市街頭的公共電話亭,在一左一右兩部電話的旁邊,分別貼上“男士”“女士”的標記。第二天上午,他們偷偷觀察,驚訝地發現,標有“男士”的一部排有多位男士,而標以“女士”的一部卻空無一人。上前詢問,既然那一部沒有人,為什么不去那里打?回答是:那部是專為女士準備的,我們只能在這邊打,這是秩序。

       這兩件事,可以作為德國人講規則守紀律的典范。不過,在我們中國人看來,他們只能算傻子,一點兒也不會變通,如果生活在中國,光是一天下來,就不知要吃多少大虧了。想想我們身邊的人,當然也包括自己,是不是總希望得到最大最多的方便和便宜?雖然有規章制度,但被迫執行的居多,自覺執行的甚少。所以我們的馬路要有戴著紅袖標的老大爺把守,我們的公交車要提倡甚至獎勵讓座,我們的賓館要貼上“請勿吐痰”的告示,我們的草地要豎起“請勿踐踏”的牌子……我們要辦什么事,往往不是首先想到正常途徑,而是找關系,跑門路,還美其名曰“用足政策”;而我們自己犯了規,往往不是首先檢討自己,同樣是找關系,跑門路,希望私了或減輕處罰。手握權力的人,許多都不是運用權力全心全意為民眾服務,而是以權謀私。在我們身邊,想找幾個“傻子”很難,而要找些騙子,則輕而易舉,賣假煙假酒假藥假棉被假文憑者,已大大方方地將他們的手機號碼寫在車站的牌子上,說不定你的某親戚正在搞假傳銷,你的愛人正在找一位假軍醫看病,你的某同事其實是個假黨員,又或者你的上司的研究生學歷是由別人代考而弄來的……我們今天有一部分人已經富起來,但這部分人當中,會不會有四分之一的人是在某個時期用某種不正當的手段先富起來的?

     有人可能會認為,德國人這么講規則守紀律,恐怕都是刻板、冷酷,不近人情的吧。這又未必,我手頭上剛好還有另一個例子:有兩位中國人,假日架車奔馳于郊野公路上。忽然一對德國青年男女騎著摩托車靠近汽車,隔著車窗向他們打手勢,一臉很嚴肅的表情。他們四下張望,沒發現什么問題,又依舊前行。不料那對青年見他們無反應,過了一會兒又出現在車旁,又是一通比劃。后來他們把車停下,這才弄明白,原來那對青年是想告訴他們,汽車有一個尾燈不亮,行車會有危險!這事,我們會認為更加不可思議!一件完全不關自己的事,他們偏偏要管,因為他們覺得這是責任,這是義務!對比一下,我們有些已經當到市一級的“公仆”,卻可以眼睜睜地、心安理得地看著一位被他們的“公車”擠到河里去,正在河中掙扎的女學生漸漸地沉到河底而不施以援手,那一般民眾的覺悟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們終于入世,與世界接軌,但我們的國民,到底有多少法規意識?如果我們還是大量地產生騙子,而難以培養出一些“傻子”,我們只會受到別人的恥笑和鄙視。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