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2007年  10月  11月  12月

2008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退休)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09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0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1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2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2013年  1月 2月 3月 4月 5、6月  (周記) 7月至12月

2014年  1月至6月 7月至12月

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自珍集》序言

         ——我的網絡日記

      陳賢慶

本人40年來,有用詩詞記錄下生活痕跡的習慣,至今積累了2500首,雖不是首首精品,但作為回憶舊日的生活,也是有用的。但是,這些詩詞畢竟不是對生活作很詳細的記錄,因此,需要使用的時候,又覺得作用有限了。究其原因,是自己沒有寫日記的習慣, 這是一個很大的遺憾!如果我在40年前,又或者30、20年前,就算10年前,有此習慣,日記積累至今,也會是洋洋大觀了。

今年的10月份,我開通了一個QQ空間,里面提供了寫日記的地方。 日記,日記,顧名思義,應該天天記錄;但是,其實,不少人寫日記并非按“天”算, 我覺得只能算“周記”甚至“月記”吧。有些人的“日記”,也并非記敘每日發生的事,而是“愛情”呀,“人生”呀的感慨一番,儼然是一位“情圣”或“哲學家”“思想家”,我覺得那 也只能算“隨筆”“雜感”了。我認為要么不寫,要寫,就應天天堅持, 哪怕是“流水賬”,才不至褻瀆了“日記”之名。開始,我覺得天天要花時間記下當天的生活,很麻煩;再者,有時生活也是很平淡的,并非時時精彩日日輝煌,因此,為寫日記而強說些內容,也是一件無聊的事。此外,我們并非魯迅之流,所寫的日記應該沒有保留與出版的價值,若干年后,成了一堆垃圾,豈非污染環境?

幸而,網絡是個無形的巨大的空間,并不在乎我的那點垃圾,只要我輕輕點擊“刪除”鍵,它們就會永遠消失。所以,在同事的慫恿下,我也不想浪費了那QQ空間,于是,在2007年10月14日那天,寫下第一篇日記。原以為自己缺乏持之以恒的毅力,十天半月就會知難而退。孰料,十天半月過去,一月兩月也過去,我并沒有停下 敲鍵的手指,似乎還寫上癮了呢。看看2007年轉眼即逝,我反而產生了憂慮:這些日記并沒有留底,QQ空間不是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如果騰迅公司垮臺了,又或者自己的QQ號被偷盜了,那么,所寫下的東西豈非付諸東流?想到有此憂慮,就要設法補救。所以,利用元旦假期,我要將前段時間寫下的日記,將它們復制到電腦內保存,另外,還將它們放置到自己的網站中,這樣,就多了保存的地方了。

年近六十才寫日記,顯然是太遲了,但是,如果一直寫下去,不是正好將退休后的生活也作了記錄嗎?所以說,也不算遲,甚至可以說,是恰到好處呢。有句成語叫“敝帚自珍”,用來形容我自己的這些日記,也很貼切,那么,這批遲來的日記,就叫《自珍集》吧。                                                      2007年12月30日

補記一般人退休后,應是閑下來,但是我似乎更加忙碌。就說寫日記吧,漸漸也覺得時間安排不過來,難以堅持。于是,到了2013年7月,日記變成了“周記”了。我想,周記也好,總能將生活中的個人大事記下,免得日后遺忘。                                                         2013年7月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