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撰墓志銘的大家

          陳賢慶

清明將至。如今天氣異常,“清明時節”未必“雨紛紛”;“路上行人”,大多不會“欲斷魂”。至于“清明祭墓各紛然”,則是依舊。今日我葬我祭他人,“他年葬儂知是誰”?

人之降世,必有死時,一般人都會對死亡畏懼,忌諱言“病”,言“死”,言“墓”……當然,也有灑脫之人,不僅不畏懼,生前即為自己寫好“墓志銘”,本文介紹三則,以餉讀者。

明朝文學大家張岱,生前即為自己寫好“墓志銘”:“蜀人張岱,陶庵其號也。少為紈褲子弟,極愛繁華,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好鮮衣,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兼以茶淫橘虐,書蠹詩魔,勞碌半生,皆成夢幻。年至五十,國破家亡,避跡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幾,折鼎病琴,與殘書數帙,缺硯一方而已。布衣疏莨,常至斷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一般人生前寫自己,多用溢美之詞,張岱所寫,全是自貶,將曾為紈褲子弟的自己揭露得淋漓盡致,其中,也可感受到他沉重的反省。

夏仁虎,近代書畫文學大家。早年曾自撰墓志銘:“家金陵,祖大禹,仁無文,虎不武。好讀書,不泥古,為文字,鮮可取。曾仕官,無所補,老而歸,無所苦。自題碣,識其所。”

前四句,巧妙地介紹自己的姓名,而通篇文字,則是貶多贊少。

現代書法大家啟功先生,93歲時逝世。他在去世前二十多年,即66歲時曾撰寫一篇墓志銘,更是寫得詼諧幽默:

“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高不成,低不就。癱趨左,派曾右。面微圓,皮欠厚。妻已亡,并無后。喪猶新,病依舊。六十六,非不壽。八寶山,漸相湊。計平生,謚曰陋。身與名,一齊臭。”

此墓志銘,可以說沒有一句是好話,“中學生”,只是說明他的學歷只有中學程度,這在現代,只能當個普通的民工。“副教授”并非贊語,象啟功這樣聞名全國的書法大家,僅是副教授職稱,也是很不公的,何況他還被打成“右派分子”。后面的話,不須說,都是貶損自己,尤其“計平生,謚曰陋。身與名,一齊臭”,是誰也不愿這樣評價的。聯想到我們一些有頭有面的人物,他們的訃告和悼詞中,總是好話連篇,尤其不忘注明 “領取國務院專家補貼” “享受副省長待遇”“相當于正軍級”“享受副處長醫療待遇”等,不知是愛慕虛榮,還是力爭自己的合法權益。

我無意贊啟功而貶“副省長”“正軍級”,只是覺得啟功去得瀟灑。而身與名臭與不臭,也不是死者自己說了算的,只要漢字不消失,啟功就香得很。

(此文刊登09年3月28日《中山日報》之“記事”專欄)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