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

劉倚杏

 

        那天整理抽屜,發現三本大學時的相集,不禁停下了手中的活。重拾昔日的留影,我仿佛又見到了老狼那《睡在上鋪的兄弟》......

     曾記起大二那年,舍友們打聽錯了我的生日,瞞著我買來了蛋糕。那天晚上,我如往常一樣出去找老鄉,回到宿舍時,竟已被拒之門外,宿舍里黑乎乎的,里面的姐妹說是門鎖壞了,燈管也壞了。當我終于被允許進去時,我發現我的桌上搖曳著點點燭光。沒等我完全反應過來,姐妹們就一起沖我唱起了生日歌。我最終忍住了淚,我沒有在大庭廣眾下流淚的習慣,但那晚我從心里真的有種特別想哭的感覺。畢竟,在我人生中的那一天,我過了一個不是自已生日卻讓自已終身難忘的日子。

      考完畢業試那天,我和舍友們冒著大雨到操場上跑呀跳呀,師弟師妹們無法理解我們的沖動,他們又怎么曉得學生生涯即將結束時,是如何的一種感慨與難舍!

      離校前的一晚,我們把宿舍里的草席鋪到了操場上,躺著,通宵達旦地聊天,為我們時日無多的相聚做最后一點努力。

     離校的那天,平時不多交往的同學也紛紛前來送別,一雙雙淚光盈盈地眼睛告訴我,已經不再是回去過個寒暑假然后又迫不及待地跑回來和這幫情同手足的伙伴們一起學習生活的日子了。

     畢業工作后的無數個日日夜夜,我都沉浸在如此美好的回憶中。

     畢業十年的同窗相聚,讓我重踏那熟悉的大門。十年了,校園的小路整潔依然,恬靜依然。擴建后的校園新建了圖書館、體育館和教科樓,膳食處除了學校飯堂,又多了幾個快餐部。

     沿著階梯,我踏上了那片綠茵茵的草坪。畢業前夕,我們的留影幾乎都是在這里選的景,紅艷艷不知名的花依然盛放,草坪上飄落的花瓣散溢著昨日的芬芳。我突然想起了白居易的一首詩:

 

                   村南無限桃花發,

                   唯我多情獨自來。

                   日暮風吹紅滿地,

                   無人解惜為誰開。

 

      忘了此詩原意如何,不過放在此處,也許總能道出一點物是人非的感慨吧!

     曾經不識愁滋味的男孩女孩,如今已是為人父母,早生華發。依然是親切地喊著綽號,熟悉而親切,唯獨不同的是多了一份老成與持重。人生莫過如此,從校園里走出來,我們面對的是生活的更強挑戰。三年,在人的一生中只是短暫的一瞬,然而,它卻留給我人生中最美的回憶,我將擁有并珍藏這一瞬的美麗,去迎接我更新的生活。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