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師復的故事

 

       陳賢慶

 

                                                        

 

清朝末年,國家衰敗,飽受列強侵略和欺負,許多志士仁人都在尋求救國救民之策。在這方面,香山的先輩更為突出,容閎探求教育救國,鄭觀應探求改良救國,唐廷樞探求實業救國,孫中山探求革命救國,還有一位香山人,也在探求救國之策,他就是香山石岐鎮人劉師復。作為中國最早的無政府主義者的劉師復在世不過31年,卻有不少故事……

                             

        同盟會發起人之一

 

清末,廣東香山縣石岐鎮有一劉家。劉家是當地的望族,家境殷實,院內有池塘、橋廊、亭榭等建筑,被稱為水樓劉家1884 6 5日,劉家添一兒子,取名劉紹彬,字子麟,學名紹元。青少年時期,劉紹元曾兩次應童子試和鄉試,第一次得補博士弟子員,第二次落第。

1904年,20歲的劉紹元到香港,旋即赴日本留學,因立志反滿,光復故國,在日本留學時更名思復,后再改師復。19058月,劉師復在日本加入同盟會,成為同盟會的發起人之一和首批會員。同年底,應孫中山邀請,由日返粵,參加香港《東方報》的編輯工作,宣傳革命。次年,劉師復在故鄉石岐鎮創辦進德女學武峰閱報社,宣傳進步思想,興辦進步事業。

    1907
年,南方的革命黨人先后在潮州黃岡和惠州七女湖發動起義,但都由于廣東水師提督李準的鎮壓而失敗。憤慨于李準日以拿捕黨人為能事的行徑,革命黨人欲爆炸而除之。劉師復在日本時曾向俄國無政府主義者學習制造炸藥,便自薦此任,得到胡漢民、汪精衛的贊同。

    1907429日,劉師復在試驗裝配炸藥時,不慎發生爆炸,面部受傷,左手五指俱廢,警察聞訊趕來,將其抓獲。在審訊時,劉師復自稱為三水李德山,因化學實驗而不慎受傷。
官府不信,疑其為革命黨人。后來,李準的慕僚,原香山知縣鄭榮指認出了他,但也得不到確切的證據,只得將其判為嫌疑犯,解歸香山縣監禁。他的左手因嚴重受傷,被從手腕處截掉,僅存一右手。
 

此后,慈禧和光緒相繼離世,在鄭彼岸等香山知識界知名人士數百人聯名稟保下,劉師復終于在1909129日獲釋。出獄后,他來到香港,住在同盟會南方支部。

 

     “支那暗殺團”團長
 

這次暗殺的失敗以及監牢的囚禁,并沒有磨滅劉師復的堅強意志,他反而更加迷信暗殺的 作用。1910年,他在香港組織“支那暗殺團”,又在油麻地購置房屋制造爆炸品。開始了有組織、有針對性的暗殺活動。支那暗殺團以“同心同德”四字為團的小章。團員入盟典禮儀式極為嚴肅和神秘,入團時間規定在半夜,廳中四圍張以黑布,當中一桌,圍以白布,桌上置一骷髏頭,旁置一白蠟燭。入盟者一人獨對骷髏若干時刻,才由主盟者告以團的宗旨和方略。團員分為兩種,一種為執行員;一種為補助員,即暗殺后放置“支那暗殺團”標志的人。

   
除了團長劉師復外,支那暗殺團成員還有陳炯明、謝英伯、高劍父、朱述堂、李熙斌、鄭彼岸、林冠慈、丁湘田(女)等人。支那暗殺團曾得到孫中山的支持,孫中山認為惟與革命進行事機相應,及不至搖動我根本計劃者,乃可行耳。”意思是暗殺行動要服從革命大局。

   
支那暗殺團成立后,曾策劃組織了一系列暗殺活動:19113月,曾擬往北京刺殺載灃,未果;19118月林冠慈、陳敬岳在廣州炸傷水師提督李準;10月李沛基炸死廣州將軍風山。19122月,辛亥革命成功后,"支那暗殺團"也完成了其歷史使命,宣告解散。
 

    “心社”社長

 

辛亥革命前,劉師復以暗殺為主要活動;辛亥革命后,他轉而以宣傳無政府主義為己任。

無政府主義形成于19世紀上半葉的歐洲,主要代表人物為德國的施米特和法國的蒲魯東;60年代后,俄國的巴枯寧和克魯泡特金成為重要角色。19世紀末20世紀初,中國的先進分子在努力向西方學習,正如毛澤東所說的,“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么書也看”,無政府主義思潮也傳入中國。無政府主義者反對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主張建立無政府集體主義或無政府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之所以在中國有市場,皆因中國經歷了數千年的封建帝制統治,人民普遍要求擺脫封建制度和禮教的枷鎖,在馬克思主義還沒有傳播到中國之前,無政府主義也很受一部分中國知識分子的向往。

劉師復認為,要實現無政府主義,要破壞“一切偽道德惡制度”,就要砥礪自我,修養道德,凈化心境,通過自我的提升達到改良社會的目的。19122月,他和莫紀彭、林直勉、鄭彼岸等在杭州白云寺集會,成立了“心社”,這完全是一個自我約束的道德組織。
   
為了規范會員的行為,他們制定了《心社社約十二條》:一、不食肉,二、不飲酒,三、不吸煙,四、不用仆役,五、不坐轎及人力車,六、不婚姻,七、不稱族姓,八、不入政黨,九、不做官吏,十、不做議員,十一、不做海陸軍,十二、不奉宗教。
   
按照第七條,劉師復廢去“劉”姓,只叫師復(為敘述方便仍用“劉師復”)。劉師復有女友丁湘田,感情篤厚,互相膠漆,但一直未婚; 心社成員鄭佩剛,一直追隨劉師復的思想。鄭佩剛與劉師復的妹妹劉無等相識相戀后,廝守終生。他們追隨師復“十二不”之中“不結婚”的戒言,沒有任何婚姻儀式,卻“相其白首”,實踐了劉師復的理想。
   
對于“十二不"其它信條,劉師復從來都是身體力行,率先垂范。即便到后來病情嚴重時,醫師勸他吃肉、喝牛奶增加營養,滋補身體,他也力辭不從。有次一位政客乘轎造訪他,到了路口也馬上下轎步行;有一次開會,有個正在吸煙的人聽說劉師復到了,馬上把煙藏在衣袋中。

但是,心社制定的規約,近乎清教徒式的清規戒律,脫離了社會現實生活,甚至忽視了人最基本的生理需要和生存需求,反而是不道德也是難以實行的。

 

     “晦鳴學社”領袖

   
為了豎起無政府主義思想的大旗,19125月,劉師復和莫紀彭、鄭彼岸等人在廣州創立中國第一個無政府主義團體“晦鳴學社”,正式確立了劉師復中國無政府主義領袖的地位。晦鳴學社取“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之意,定位于“平民之機關”,而其社刊《晦鳴錄》則是“民之聲”,以“令天下平民生活之幸福”為宗旨。

這之后,劉師復便嘔心瀝血,全副身心地投入到無政府主義思想的宣傳中。他堅信,勞動是人的本能,隨著公有制的實施和科學技術的進步,人人將平等,勞動也將成為快樂。在他想象的“無政府共產主義”社會中,“人人皆從事于人生正當之工作”,“勞動之苦惱將變而為游藝之幸福矣”。無政府主義對勞動的這種認識和定位,無疑是帶有進步性的。

19138月間討袁戰事失利后,袁世凱的鷹犬龍濟光兵臨廣東,摧殘和鎮壓進步文化學術活動,劉師復和晦鳴學社被迫亡命香港、澳門等地,幾經波折,最后落腳上海灘。19138月,劉師復在《無政府淺說》一文中認為,“實行共產主義,人人各盡所能,各取所需,貧富之階級既平,金錢之競爭自絕,此時生活平等,工作自由,爭奪之社會,一變而為協愛”。

19147月,劉師復在他的《無政府共產黨之目的與手段》一文中闡發了他的無政府主義理想。可以歸納為以下六個方面:
   
一是主張財產公有。社會一切財物歸公有,廢除私有制,廢除錢幣。勞動僅僅是個人的需要,勞動成果歸大家所有;
   
二是主張人人平等。廢除一切國家機器,自我管理,人人平等;
   
三是主張婚姻自由。取締婚姻制度,男女自由結合。幼有所養,老有所終;
   
四是廢除宗教信仰;
   
五是主張教育平等。人人享有平等的教育和工作權利,無論男女,皆應得最高等的教育。每人每天只需工作二小時,至多四小時,剩余時間用來自由研究科學及娛樂,從而使人的體力與腦力得到均勻衡發展;
   
六是主張世界大同。采用所謂“萬國公語”,即世界語,使"遠近東西全無界限"

 

                                                    英年早逝

 

劉師復所描繪的畫卷,確實美麗錦繡,然而,要建立這樣的社會,又談何容易!由于思想執著,為推廣世界語而奔走四方,結果積勞成疾,不幸于1915327日逝世上海,年僅31歲。臨終前,他念念不忘的仍是他終生追求的思想和主義,他說:“師復將與無政府主義同葬支那之黃土而已。”這“出師未捷身先死”的哀鳴,令人感動!同年924日,鄭佩剛、徐安真等將他的遺骨安葬于杭州之煙霞洞旁。由于劉師復對傳播世界語的熱忱,他的墓志也用世界語書寫。

劉師復的無政府主義思想在上個世紀初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劉師復死后,無政府主義者內部發生分化,曾是無政府主義者的李石曾、吳稚暉、張繼、劉師培、錢玄同、周作人、匡互生、毛澤東、惲代英等,歸屬各個陣營。在三四十年代,少數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仍繼續宣傳無政府主義思想,著名作家巴金,便曾是一位無政府主義者,“巴金”二字,據說就是取自“巴枯寧”和“克魯泡特金”。上世紀八十年代,巴金滿懷深情地回憶說:“劉師復的墓在杭州煙霞洞附近。三十年代我到杭州去過幾次,也到煙霞洞去。劉師復的墓碑上寫的是世界語……后來我也去煙霞洞,就找不到劉師復的墓了。”如今,杭州煙霞洞的山體上刻有“師復墓”三個字,已不見墓。

 

                                                后記

 

劉師復等無政府主義者當年描繪的世界是美好的,但是,卻是無法實現的。歷史證明,沒有政府的權威,沒有了法律和宗教的約束,民眾不可能自律,國家必然內亂。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我們也曾實行過“無政府主義”,結果,造反派、紅衛兵無法無天,橫掃一切,造成長達十余年的浩劫。

劉師復是在復雜的年代復雜的社會中產生的人物,其思想和經歷也是復雜的,筆者沒有能力為他作出準確的評價,只是肯定一點:勇于探求救國救民之路者,都是值得后人尊敬的。

 

(此文刊登2007年7月15日《中山日報》之“香山周刊”專欄;收入2020年中山市政協出版之《人物傳略》一書)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