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則徐與洪秀全

                        觀潮

  歷史上有些人和事,如果在某一時間匯合了,是很有趣的,這里要談的,是林則徐和洪秀全。

  林則徐與洪秀全是否同時代人?有沒有見過面?他們倆屬同時代人,這很容易考證;但要回答他倆有沒有見過面,就不那么容易了。

  林則徐,生于1785年,福建侯官(今福州)人,字少穆。他自幼聰明好學,12歲參加府試即奪魁;19歲考中舉人。1818年33歲時考中進士,歷任編修等京師文職及地方布政使等職。1832年,47歲的林則徐擔任江蘇巡撫,1837年,又升任湖廣總督。

  林則徐少年時代即懷有雄心壯志,充滿愛國激情,尤其崇拜民族英雄岳飛,曾專程到河南湯陰岳飛故里訪問,謁拜岳飛祠。他身高不滿六尺,但雙目炯炯有神,英光四射,渾身充滿凜然正氣。任江蘇巡撫,斷獄公平,被百姓稱為“林青天”。任湖廣總督,嚴令禁煙,成效大著,因而激起道光皇帝全面禁煙的決心,將林則徐召入京師,商議大計。

  林則徐至京,道光帝八次單獨召見,磋商禁煙措施,于是任命林則徐為欽差大臣,于1839年初南下廣東,主持禁煙。林則徐到廣東后,與兩廣總督鄧廷楨一起,堅決禁煙繳煙,并于虎門燒煙,大長了國人志氣。當然,此舉嚴重觸犯了英國殖民主義者的利益,1840年6月,英國發動了侵略中國的鴉片戰爭。

  鴉片戰爭爆發后,林則徐又領導廣東軍民,痛擊英國侵略者,使得英軍不得不移師北上,攻打定海、天津等地。首席軍機大臣穆章阿、直隸總督琦善等趁機攻擊林則徐,道光帝也改變了態度,于是年10月將林則徐、鄧廷楨革職,改派琦善為欽差大臣前往廣州談判。

  琦善到了廣州,局面立即逆轉,1841年初,英軍進攻虎門,琦善不但不派兵增援,反與英人私定《穿鼻草約》。對此,道光帝大怒,將其革職,改派弈山為靖逆將軍,楊芳為參贊大臣,南下廣州主持,但也無法阻止英軍攻占廣州。道光帝再次遷怒于林則徐等,是年5月,下令將在浙江籌劃海防的林則徐謫戍新疆伊犁。這無理的處罰使得正直的大臣不滿,大學士王鼎就氣憤難抑,上吊自殺,以死抗議。

  林則徐是個正直愛國忠君的大臣,命運恰恰把他安排在鴉片戰爭這一歷史時刻,一幕幕驚天地、泣鬼神的悲壯戲劇由他導演而成。可以想象,他被革職之時,心中是何等的悲憤,正是“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但又無可奈何;當他被謫戍新疆伊犁時,他是何等的憂心忡忡,不知沿海軍民,能否抗擊英軍,保住疆土,取得勝利!伊犁,多么遙遠的地方,現在要到那里,也不是容易的事,更何況在一百多年前的清朝!歷史上,能稱為“民族英雄”的已不多,林則徐無疑是最沒有爭議的一位。歷史上,“悲劇英雄”不少,林則徐又可以說是最“悲”的之一!

  回頭說說洪秀全。洪秀全生于1814年,比林則徐小29歲。他是廣東花縣人,字火秀。洪秀全的出身與林則徐也不同,他出身于農民家庭,自幼父母雙亡,曾做過村塾教師。洪秀全知道,只有走科舉道路,才有出頭之日,他多次到省城廣州參加科舉考試,但都名落孫山,后來只得以賣卜為生,游食江湖。

  如果洪秀全象林則徐那樣,考中舉人,繼而考中進士,就可以某得一官半職,走上仕途,譜寫另一首人生之樂曲的,但由于他屢試不中,只得另辟蹊徑,于是,在廣東已經廣泛傳播的基督教,被他接受并加以改造,形成了一個“上帝教”(又稱“拜上帝會”),他被推為教主。

  1836年,就在林則徐擔任湖廣總督時,洪秀全與同鄉馮云山赴廣西傳教。桂平人楊秀清、韋昌輝,武宣人蕭朝貴,貴縣人石達開、秦日綱等爭相入教,成為骨干。不久,洪秀全臥病在床,七日未起,病愈后自稱死而復生,并有了能知未來的神術,宣揚全世界將有滅頂之災,唯有入教拜上帝的人才可幸免。在上帝教中,教徒一律平等,男稱兄弟,女稱姊妹,只拜上帝不拜他神……有教而沒有教義,難以宣傳,于是,洪秀全寫了《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訓》和《原道覺世訓》等書進行宣傳。(寫著寫著,我怎么覺得和現在的“法輪功”有些相似?)

  鴉片戰爭后,國家更加腐敗,加上廣西連年災荒,人民流離失所,而官吏對此置若罔聞,依舊文恬武嬉,使得階級矛盾日益尖銳。由于拜上帝會主張“平等”,頗受貧苦農民、礦工、挑夫等歡迎,他們紛紛入教,不幾年,教徒發展到兩千多人。廣西巡撫鄭祖琛是個昏庸老朽,對此并不介意,洪秀全感到,廣西是武裝起義的理想之地。

  1850年6、7月,各地教徒從四面八方云集桂平縣的金田村。洪秀全等對這些教徒進行整編訓練,準備武裝起義。同年10月,洪秀全率教徒攻破平樂府,楊秀清奪取永安數城,武裝起義爆發;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在金田村正式宣布起義,建號“太平王”,后改號“太平天國”。是年,洪秀全37歲。本文不是介紹和分析太平天國農民起義的全過程,所以,洪秀全于金田起義后的經過,我不再寫,而是又要提到本文的另一個人物——林則徐。

  洪秀全發動金田起義,怎么又會和林則徐扯上關系?本來,是不應該有什么關系的,但是,世事就這么奇妙,有時本不相關的兩個人物,又會拉扯到一塊。前面說過,廣西巡撫鄭祖琛是個昏庸老朽的官僚,洪秀全坐大時,他掉以輕心,隱瞞情況不報,待到平樂府失陷后,才不得不上報咸豐帝。咸豐帝一怒之下,立即將他革職,起用林則徐為欽差大臣兼署廣西巡撫,令他馳赴廣西進行鎮壓。這不,兩位本不相干的人物不就拉扯上關系了嗎?

  鴉片戰爭爆發后,林則徐被道光帝革職。1841年,他又被派往浙江,籌劃海防,實際只是有職無權。英軍攻占廣州后,道光帝又認為廣東兵政廢弛,是歷任總督之過,又下令將林則徐、鄧廷楨謫戍新疆伊犁!作為一代忠臣,林則徐即使到了萬里之遙的伊犁,也沒有灰心喪氣,他領導當地民眾,興修水利,墾辟屯田,做出了積極的貢獻。不久,他又被起用為陜西巡撫,擢升云貴總督,后因病辭職回原籍侯官。

  想不到,就在他65歲那年,咸豐皇帝一道圣旨,起用他為欽差大臣兼署廣西巡撫,立即馳赴廣西鎮壓洪秀全領導的農民起義!我想,如果當年林則徐能如期趕到廣西,憑著他的精明才智,把洪秀全起義鎮壓下去,就象他在陜西、云貴鎮壓過的小規模的起義一樣,那么,中國的歷史則會改寫,起碼沒有了一場歷時14年之久的太平天國革命,歷史上也沒有了洪秀全、馮云山、楊秀清、蕭朝貴、韋昌輝、石達開、秦日綱、林鳳祥、李開芳、胡以晃、李秀成、陳玉成、洪仁玕等一大批響亮的名字;也許也沒有了曾國藩、李鴻章的崛起。不過,這樣一來,林則徐就會晚節不夠光彩了,盡管洪秀全起義頗有迷信色彩,后來更加自相殘殺,腐化墮落,但按一貫的評價標準,只要是農民起義,都是被肯定的。

  不過,反過來說,如果不是林則徐鎮壓了太平天國,而是林則徐被太平軍打敗或殺死,那么,又會出現怎樣的結局?太平天國方興未艾,以林則徐老病之身,率領廣西的腐朽官兵,要將洪、楊鎮壓于境內,實在很不容易,弄不好,他真的會象后來的清軍將領塔齊布、羅澤南、李續賓、何桂清等,或嘔血而死,或自縊而死,或被擊斃。如此一來,林則徐固然死得不光彩,但洪秀全也會遭人罵,林則徐畢竟是民族英雄,如此死去,只會讓義律等英國侵略者高興的。

  感謝上天的安排,他沒有讓林、洪二人相會,65歲有病在身的林則徐,接到圣旨后,不敢怠慢,立即從家鄉侯官起程,馳往廣西。但是,當他行至廣東潮州時,終因一路奔波而病倒,并一病不起。諸位,你們說林則徐是否死得合適?兩位近代史重要的人物,最終沒有正面交鋒,總是好事吧。林、洪二人,一位是封建統治者的忠實臣子兼抗英英雄,一位是宗教教主兼農民起義領袖,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孰優孰劣,是很難作比較的,還是讓他們各自書寫自己的歷史為好。后世學者,應有自己的一套評價標準吧。

  現在的潮州,不知是否仍保留林公逝世之所,如果其所仍在,把它辟為紀念館,也會有后人去憑吊的。

              返回目錄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