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也說說“快女”

         陳賢慶

2009年的夏天,在暑假期間,湖南衛視還是推出了一檔娛樂節目,叫“快樂女聲”。“快樂女聲”的前身,應是“超級女聲”,可能上級部門覺得“超級”用得不準確,下令要改,于是改為“快樂”。

改一個名字,本來是不大的事,但是,如果那兩三個字,已經形成了“品牌”,那么損失就是巨大的了。君不見,可口可樂、佳能、曼聯、李寧、姚明、百度……可以隨便改名嗎?“超級女聲”不知形成品牌沒有,但是,連續搞了幾屆,漸漸火起來,結果被國家廣電新聞局潑一盆冷水,“超級女聲”不見了,變成了“快樂女聲”。于是,“超女”也變成了“快女”。如果僅僅是改掉“超級”二字猶自可,但是,國家廣電新聞局還有一道命令,今年舉辦的“快樂女聲”,這不準那不準,于是,往日的熱鬧沒有了,激情沒有了,真正優秀的聲音也聽不到了。觀眾甚至連什么時間播放“快女”的比賽也不清楚,于是,也就懶得參與了。

在此,我想回顧一下我自己對“超級女聲”曾經投入的關注。

第一屆“超級女聲”,是在2004年吧。那時剛剛開辦這檔節目,似乎并沒有引起很大的轟動效應,而我也沒有關注,只是事后記住了安又祺、王媞、張含韻等幾個名字。尤其是張含韻,不時在電視中“酸酸甜甜“一會,所以更加記住了她故作羞澀的小臉蛋。

第二屆,是在2005年。那年,湖南衛視做了不少宣傳,且設了幾個賽區,每個賽區的比賽都進行了直播,于是,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讓人們記住了一批很了不起的會唱歌的姑娘。如李宇春、周筆暢、張靚穎、何潔、紀敏佳、葉一茜、易慧等。上述諸人中,我特別喜歡張靚穎和紀敏佳,認為她們是真正的歌唱家。

有了第二屆的成功,次年,2006年的第三屆,就顯得更火爆了。這一屆,賽區更多,參與的歌者也更多,好的歌唱苗子自然也更多。50強的水平已經區別大,而20強,個個都唱得那么好,更是難以取舍。每當有歌手被淘汰,要離開比賽,選手們會流淚,現場的觀眾會流淚,電視機前的觀眾也會流淚。而我,也不能例外。如我的同行,那嬌小可愛的陽蕾老師,還有蒙古族姑娘查娜,在她們要離開那一刻,我真的不能控制住淚水了。這不是感情用事或感情脆弱的問題,而是她們表現得實在是好,誰離開都可惜。

那一屆,前三名是尚雯婕、劉力揚、譚維維。但是,其他的“超女”,亦讓人銘記于心,起碼我還記住了厲娜、許飛、胡靈、張亞飛、喬維怡、陽蕾、尹林光子、胡雅夢、韓真真、孫藝心、唐笑、張焱、郝菲爾、趙媛媛、張珊珊、查娜等。

“超級女聲”之后,湖南衛視又舉辦了“快樂男聲”,讓人們記住了陳楚生、張杰、魏晨、王櫟鑫、蘇醒、吉杰、阿穆隆等會唱歌的男孩。“超級女聲”和“快樂男聲”的成功舉辦,在發現和培養歌唱人才,娛樂大眾方面起到很好的作用。如今,“快樂女聲”被規定不能在黃金時間播出,不準“煽情”。其實,中國人不是情太多了,而是變得越來越冷酷麻木,這類能讓人們真情流露、忍不住熱淚盈眶、體現了人性美的節目,也被扼殺,真的是想不明白!

兩年很快過去了,今年夏天的“快樂女聲”,我失去了熱情,但也還是關注。在“海選”時,看了一些。到了不知多少強,也想認真看看。不過,比賽安排在不知什么時候,不是有心人,誰會去探究觀看?某日(或夜?),按時轉臺到湖南衛視,聽了好一會,不見張靚穎、譚維維式的歌手出現。不久,看到一個場面,一位“快女”抱著吉他坐著演唱。看她的樣子還可人,于是,想認真聽下去。只見她“撥弦三兩聲”,嘴巴微張,然后發出一些音符,但“未成曲調未有情”。那些音符,真的很難說是“歌曲”,是無法讓人記住的。我常常感慨,現在有不少歌曲,和說話差不多,唱到哪里是哪里,唱完之后,恐怕沒有哪一小節是可以讓聽眾記住的。但是,那些年輕的歌者又可以將它唱得出來,不由你不佩服!眼前這位女孩,亦有這本事。歌曲不好聽,如果唱得好,也可以彌補的。但是,眼前這位歌者,不僅吐字不清,而且聲音還發著顫抖,時時氣若游絲。當時,我心里想,這樣的水平,也來參加比賽,也還進了多少強?另外,我又十分害怕,我一向最看不得別人表演或比賽時失誤的,如雜技演員和體操運動員在表演或比賽時,一般我是不忍看的,生怕她們從高空中或平衡木上掉下來。眼前這位女孩,我怕她摸不著調,更怕她會氣絕而唱不下去,會出現很尷尬的場面,所以,我轉臺看別的節目了。

事后,我才知道,我的擔心是多余的!我所看到的選手叫曾軼可,她就是一路這么唱著自己“創作”的歌曲,一路哼著“綿羊音”而過關斬將進入18強繼而10強的!因為是比賽,沒有現場評委的賞識和支持,她是走不到10強甚至更前的。我常想,自己白活了,白活了,怎么變得如此優劣不分?看網上,有一位做過“超級女聲”評委的柯女士如是評說:“看見小曾的吉他彈唱會讓我想起2005年的李娜,曼舞輕姿,好不瀟灑。”一位王姓的音樂人如是評說:“曾軼可寫的東西干凈純粹,每場比賽都能沉浸在自己的音樂世界里,這對一個19歲的女孩來說是相當不容易的。作為歌手,‘唱功’通過后天培養是可以提高的,‘創新’相對來說更重要。”又說,“我支持曾軼可是因為她敢寫敢唱!我喜歡她那種年輕無所畏懼的精神!”

對于柯、王二人的言論,我作簡單的評說。柯女士的這種感受,我很難體會到。小曾與2005年的李娜,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對于王音樂人,我認為,現在“敢寫敢唱”的青年人不少,音樂學院的作曲系 似乎也可以取消了,君不見,會唱歌的年輕人,大多都說會寫歌并且真的不斷寫出歌來,寫歌 變得何其易也!至于“干凈純粹”,我認為,歌曲、音樂首先要悅耳動聽,而不是“干凈純粹”,和尚念經比這“干凈純粹”得多;唱功當然可以通過后天培養,但現在就在比賽,數十或十數女孩正在比著唱功,扯到“后天”有用嗎?

如果小曾之事是湖南衛視故意的炒作行為,那還情有可原,如果真的是明明是“音樂天才”,而我不會欣賞,那就問題大了!其后,我怕真的冤枉了這小姑娘,又專門聽了她的兩次演唱,結果,我還是無法認同她是一位優秀的作歌者和唱歌者。我自問也有一定欣賞音樂的能力,大概也能評判出誰唱得好誰唱得差,如果“綿羊音”也算好嗓子,那我 真的要到醫院檢查一下,自己是否變成“白癡”了。

幸而,也有現場評委實話實說。從臺灣來的包小柏評委就很不欣賞曾軼可,還曾怒而退出評委隊伍。而網上,也有許多批評她的言論。我想,大家并非與小曾過不去,而只是要求比賽體現公平公正,不要在光天化日之下侮辱大眾的智慧。不過,19歲的小曾能頂著壓力,繼續在舞臺上鎮定地以其特有的“綿羊音”唱著自己不成曲調的“原創”,也是很不容易做到的。現在,小曾已落到10強之末,下周如果還不死,就恐怕會出“大事”了……

這篇文章的標題是《忍不住也說說“快女”》,關鍵是“忍不住”三個字。本來我是不打算為“快女”寫什么的,怕別人笑話:“一把年紀的老頭,也去關注那‘快女’,多沒素質!”誰知,一時“忍不住”,寫了這么多,該打住了,不然真的沒素質了。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