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金箭”電動車

 

         陳賢慶

 

(一)文中所說的“金箭”,指的是我的“金箭牌”電動車。 電動車,有些地方也叫電瓶車,不過,無論電動車還是電瓶車,這些概念似乎都不夠準確,我這么說吧:具有摩托車外形和功能,以電力驅動的兩輪輕型車,或許會準確一些。

本人一直以摩托車代步。壯年時,雖然考取了小車駕照,但內子以家庭經濟拮據為由,不同意購買小車;及至后來家庭經濟好轉了,買了一部小車,也只是首先給女兒上班使用。我所居住的小區,已經沒有車位,停車是個問題,所以家中有一部小車,也足夠了,我還是騎著那部男裝120C摩托車,同樣到處可去(遠處就打車),也可載人,瀟灑且方便。

沒有料到,到了古稀之年,即2018年,始知有一規定,摩托車駕駛員到了70歲,就不能駕駛120C的摩托車,要降級駕駛70C或50C的車。但是,這兩種車型的摩托車,其實早已經沒有出售,也就是說,我已經不能開摩托車了。幸而,馬路上早已行走著無數的電動車。我想,不準我開摩托車,強行去開,就成了無證駕駛了,犯法違規的事,我不會去干,干脆買一部電動車代步,如何?

于是,2018年的4月間,我將我的摩托車包括牌照賣了,還賣得8000元;到車行選了一部金箭牌的電動車,花了2700元。在小區附近轉了一兩天,熟悉了性能(以前沒有開過女摩托車裝車)。于是,那金箭便成了我的新座駕,每天上下班,小區門衛和文化館的保安便看到了我駕駛“金箭”的新形象。

想贊一贊我的金箭。這金箭電動車有值得贊揚的地方嗎?的確有。首先,這金箭牌電動車的質量很好,到今年4月,這車整整使用了兩年,車輪才充了一次氣,電線短路小修了一次,充電盒子換了一個……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毛病。最可愛之處在于,這車不用加油。以前開摩托車,到加油站加油是一件麻煩事,既花錢又費時,而這電動車,晚上可以在小區的充電樁充電,充電4個小時 只需要1元錢,兩三天才充一次。兩年來,我記得只買過3張充電卡,每張50元……

存在就是合理的,難怪馬路上有那么多的電動車在行走,它的好處首先是便宜,一般人也買得起;它充電方便,在家里和小區內就可以完成;它環保,不會產生廢氣;它不用上牌,駕駛者也不用具有駕照,方便了下層的民眾,尤其是各行各業的外來打工者 ,試想,沒有了電動車,美團外賣的那些送餐員、拼多多的那些送貨員,真不知如何辦了……

 

(二)當然,對電動車的口誅筆伐,不絕于耳。公交車司機討伐它,開小車司機討伐它,行人也討伐它……小車生產商和經銷商更是對它深惡痛絕……它最大的“罪惡”,說是危險,是制造車禍的罪魁禍首。其實,電動車本身何罪之有?問題出在騎車的人!

小車開摩托車的人,肯定就比開電動車的人思想覺悟高些嗎?非也!開小車開摩托車的人之所以能遵守交通規則,是因為他們有所約束,犯規就會遭到扣分甚至吊銷駕照。我因為是有小車駕照的人,雖然開的是電動車,也嚴格遵守交通規則,在嚴管路,一定更要走綠道;在一般的馬路,就盡量靠邊行駛,不去阻擋大車和小車……而某些電動車駕駛者,之所以敢于沖紅燈,敢于逆行,是因為 沒有考過駕照,無牌無照,車身也不很值錢,就顯得無所畏懼。所以,問題不是電動車超標不超標,而是我們現在沒有嚴格的法規對電動車本身以及電動車駕駛者實行監管和約束。

這里也涉及到“預見”的問題。若干年前,城市馬路的設計者難以預見到未來城市的狀況,所以,馬路的設計沒有快車道、慢車道、自行車道、人行道之分,時至今日,電動車和自行車要么與大車小車搶道,要么威脅著行人的安全。此外,當電動車問世后,有關當局也缺乏預見性,不知這種交通工具會大受歡迎、大行其道,更沒有想到日后如何監管,所以,沒有嚴格規范生產商的生產標準和銷售標準,等到滿大街都是“超標車”時,才說禁行,才說準許上牌的標準如何如何,那么,“超標車”的車主怎會積極去配合?

或者,新產品好東西開始出現時,都會遭到來自某些方面的打壓,電動車問世已多年了吧,仍像一個封建時代小妾所生的兒子,處處看著別人的臉色生活。我是電動車的駕駛者,顯然也是社會最底層的一類人,為電動車及其駕駛者,也為自己說上這么幾句話。

 

(三)以上是2020年4月間所寫的文章,現在補記如下。

進入5月間,查處禁止電動車的宣傳更多了,說是到6月20日,是最后的限期。 看來,這次是動真格的了。我知道我的金箭屬于超標車,屬于打擊淘汰之列,我雖不能起到“先鋒模范”作用,起碼算是守法公民,總不應違規違法吧。

于是,5月16日,周六,我到了住家附近的一家金箭專賣店,訊問有關“以舊換新”的情況,并決定立即付諸行動。

經估價,我的超標金箭車仍值500元。我想,我買來時是2700元,它為我服務了兩年,花費2200元,每年是1100元,除以24個月,每月只花46元,還是很劃算的。只是不知車行將我的八成新的金箭如何處理,如果當作廢鐵廢物燒毀或掩埋,就是極大的浪費了!

賣掉舊車,選了一部符合標準的金箭車,2100元,要補上1600元。買車后,車行負責上牌。這國標車, 紅色的,車型小,車身沒有放雜物的設置,也沒有車尾箱,只是車頭前有個鐵網籃子,車頭后有個小兜兜,可放些小偷也不會偷的物件,不過,那小兜兜,遇到下雨,就會裝滿一兜雨水;后座勉強可以乘搭一個人,當然,不要乘搭那些魁梧肥大之人。

當師傅將車子弄好,我將它開回家。在行進間,我忽然膽怯起來!原來,這車沒有后 視鏡!也沒有轉向燈!再折回車行問師傅,師傅說,這就是國標車的標準,沒有后 視鏡和轉向燈,如果自己加裝倒后鏡就是違規了……我無語,我覺得開著這種車,不知背后的狀況,多么危險!……為什么該有的設置會沒有,而不一定需要的腳踏又必須有?……師傅進一步解釋,你不要理解這是機動車,這只是 電動自行車,自行車沒有后視鏡和轉向燈,它也不應有。我再度無語……

在車行,有一位也在“以舊換新”的廣西男人正在發牢騷,說廣西的電動車不分什么標準,都可以上牌,如同摩托車一樣,有了實名管理,車主都會遵守交規,而此地偏偏要強調什么國標,弄得廠家、商家、車主,尤其是外來工,幾敗俱傷!他發發牢騷不打緊,他還引申大罵黨和政府的什么什么……哎,都是這電動車惹得禍!

沒有辦法,車既然已經買了,既買之則安之,此后騎行時,記得瞻前顧后就是了。

 

(四)晚飯后,我開著新的國標車到外面轉轉,還是因為車子沒有后 視鏡和轉向燈,覺得心虛!前雖見古人,后不見來者,是多么可怕的事!是夜,為此事,輾轉反側,難以安眠。次日,5月17日,周日,9點鐘,即到車行,說明了情況,詢問其他的車型。真有另外的車型,與我原來的車差不多,只是小型些,既可上牌,又具有后 視鏡和轉向燈等配置的。其實昨天師傅也給我介紹過,只不過他說,這是上牌后又經改裝的,可能又不合規格了,所以我才決定買昨天那種不用改裝的。我想,我上牌后,不改裝或小改裝就是了,起碼它有后 視鏡和轉向燈,這是我最需要的。

于是,我提出換車,老板面有難色,但礙于我是一位古稀老者,他也只得同意。于是,我補上1050元的差價,換了一部同樣是紅色的車子,高興地開回家。暫時,我可用它代步,上了牌之后,就更安心了。

 

(尾聲)城市的交通,過去主要由便捷的公交車來承擔。每個城市都會有公交車系統,但是,能做到便捷的就寥寥可數了。一般是人多車少車次間隔長,即使實行所謂快速公交,也無濟于事。隨著小汽車的普及,城市交通的主角便換成私家小車。私家車的普及,打壓掉自行車、摩托車、電動車之后,成為馬路霸主,然而,打壓其他車輛,無限制地給小車放號,造成的惡果就是:各類小車行車難、停車更難,開小車上下班或外出購物吃飯成為一件苦惱的事。

大城市交通的最終出路,恐怕是修建地鐵,一號線乃至十幾、幾十號線,一直修下去。而中小城市,如中山市,沒有修建地鐵的資格或本錢,那么,修建幾條輕軌線路,也可解燃眉之急。這誘人的藍圖已繪制多年了,但想看到輕軌列車隆隆開過的那一天,還遙遙無期呢。

6月20日,我的金箭車子通過了審批;直到7月14日,車子終于上了牌,號牌是224429。 這串數字不算吉利,但是,此后,我可以駕駛這部合標有牌且有行駛證的小型的金箭車,在馬路的一側或者綠道心安理得地行駛了吧?

為了能擁有一部電動車,說了這么多廢話,實乃窮酸文人的本性,還是不說了吧。

 

                    2020年5-7月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