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人最早提出建立“經濟特區”

       陳賢慶

       引子

十年浩劫后,中國的國民經濟幾乎走到了崩潰的邊緣。擺在全黨面前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振興經濟,挽救民生。各級官員們到港澳考察,到歐美考察,交給了中央一份《港澳經濟考察報告》。《報告》強調:發達國家的先進設備和技術,對港澳經濟的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報告》提出:可借鑒港澳的經驗,把靠近港澳的廣東寶安、珠海劃為出口基地,逐步將其建設成具有相當水平的對外生產基地、加工基地和吸引港澳客人的游覽區。

19794月,在聽完廣東省委負責同志的匯報后,鄧小平說:“對!辦一個特區。過去陜甘寧邊區就是特區嘛!中央沒有錢,你們自己去搞,殺出一條血路來!”經過充分的研究和論證,1980826日,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批準了國務院提出的《廣東省經濟特區條例》,宣布建立深圳、珠海、汕頭三個經濟特區。總設計師的設想變成了現實。 《紐約時報》以節制的驚嘆寫道:鐵幕拉開了,中國大變革的指針正轟然鳴響……

這是一段過去了不久、人們還熟悉的中國改革開放之初的歷史。一般地說,建立經濟特區,是鄧小平同志的倡議和創舉,但是,如果翻閱一下《香山明清檔案輯錄》一書,我們就會發現,這話未必準確,因為,在清末民初,便有香山人提出建立“經濟特區”的想法,且看下面的一則史料。

         一

清末宣統元年(1909年)二月,香山縣紳商伍于政、王詵、戴國安、馮憲章等人,要求擇地自開香洲商埠,以興商務而裕民生。兩廣總督張人駿將他們的請求上奏朝庭。

伍于政等人為什么要提出“擇地自開商埠”?從張人峻所上送的咨呈中可知原因:粵東商務發達,戶口殷繁,有人滿之患。海外華僑成千上萬,想回鄉則無產可置,無地可棲,所以,開辟市場及供置業之區,顯得尤為重要。探得縣屬沙灘環地方,內河外海,背倚群山,地勢寬平,土質堅潔,東西約四五里,南北約六七里,北而省門,南而港澳,輪艘均可直達,漁船、商艇則有河汊為停泊之區。伍于政等認為這是天然商場,可即劃定地段,與各商家立約定租,辟為商埠,名曰香洲,四人自備經費,并召集外埠各商分別認助,以資開辦。

張人駿認為,西洋各國首重商務,不惜廣開口岸,以此收到巨大的經濟利益。中國則限于財力,開辦艱難。自中外通商以來,各省官辟之商埠如武昌、濟南、南寧等處,稍占先著,勉得利權,而紳民自立商埠者尚未一見,今伍于政等倡為此舉,其熱心公益固為最主要目的,而于歸國僑民,尤為利便,一定能厚集資本,維系商家,他日這商埠的振興,可以預測。當此試辦之初,又為向來未有之創舉,似宜在政策上放寬,以期樂興圖成。

        二

香山縣紳民自辦商埠一事,在當時中國“尚未一見”,屬于創舉。清政府的農工商部以及外務部正為此事展開可行性研究。消息傳開,商家欣喜,尤其是歸國僑民,更多喜色相告。他們懷有一定資本,樂于在家鄉投資辦實業,香洲商埠正是他們投資創業的理想之地。他們認為,商埠既開,要提高其競爭能力,以開無稅口岸為上策。南洋各埠以及香港皆用此法,商業最旺。中國商務從無無稅口岸,甚為缺憾。不如就以香洲商埠為試驗,并開辟香港至香洲以及澳門至香洲的航線。伍于政等人,結合清朝的法律,參照香港的做法,就免稅界限、管理規則、理船章程、保護辦法等四項制定了政策。

香山縣紳民自開商埠一事,在當時中國已屬于創舉,而將所開商埠再要求作為無稅口岸,更無先例。當時,雖有香港、澳門、廣州灣、青島、大連等先后有過開辟自由港、無稅口岸,但它們都是在帝國主義在中國的殖民地租借地上進行的殖民主義事業。而香洲口岸,則是中國人自行提議開辟的。清政府的農工商部以及外務部正為此事展開頻繁的協商。數月來,電文不斷。最后,因事關重大,還是決定由稅務處指令總稅司,于粵關稅司內選派干員前往查勘,研究詳細章程后再行核定。

       三

在此后的兩年中,九龍關稅務司夏立士,與香洲埠總理王詵等,就如何將香洲建為無稅口岸一事作調查研究。宣統二年(1911年)十二月,兩廣總督增祺為香洲開埠事致外務部咨呈,附有六個文件,其中夏立士的研究報告,認為香洲不宜設為無稅口岸,理由是,中國各處商民販運來往貨物,過去沒有不完稅的,而完稅定章由來已久,今若特準一埠無稅,恐怕各處人民難免不說政府有厚此薄彼之議,似有失公允,難以服眾。夏立士還認為,商埠的興旺衰落,與有稅無稅沒有關系。關務處的稟文,則認為香洲的地理位置及土質惡劣,作為商埠,前景暗淡;“若再開一無稅口岸,則又何異辟多一處漏稅之門”。

但是,廣東布政使司陳夔麟等的稟文,代表了香山縣士紳與民眾的呼聲,則極力支持香洲作為無稅口岸,對各方的疑問和責難,他們一一加以反駁。他們認為,香山縣為適中之地,所有港澳巨商以及出洋貿易者以此都人為最多;香洲一面臨海,三面巨鄉環繞,若一經成埠則商賈云集,貨物屯聚,當可日新而月盛;將來廣澳鐵路建成,猶可得交通便利之益。香洲外之海底實為泥質并非沙質,一經疏通,便可作港口之用。香洲介乎港、澳之間,一為有稅一為無稅,不利商埠的發展,香洲亦應定為無稅口岸;香洲所免之稅,并非內地之厘稅,系屬外來之貨物……

香山紳民的合理并富于創新的要求,也感動了兩廣總督增祺,為此事他上呈外務部以及朝廷,懇請將香洲定為無稅口岸,以興商業,順應民情。朝廷下旨,指令稅務處等部門協同會議辟香洲商埠暫作無稅口岸一事。但是,由于香洲鄰近港澳,定為無稅口岸,影響港澳利益,港澳當局甚為不悅。會議懸而未決。數月后,武昌首義,辛亥軍興,滿清滅亡,此議便也流產。

        四

時光又過去二十年,曾是中華民國首任內閣總理的香山縣唐家灣人唐紹儀,1929年至1934年間,出任中山模范縣訓委會主席兼中山模范縣縣長。在此期間,唐紹儀秉承孫中山的遺愿,致力建設家鄉。他提議,開辟中山港無稅口岸,籌建中山港區及其配套設施。他按照孫中山當年的規劃,在唐家灣辟港,他希望將中山港開辟成一個可以停泊50002萬頓級輪船的南方大港。他認為建設中山港無稅口岸,對外可以抵制港澳商業,挽回民族利權;對內可以連接西南各省,并成為廣東的一扇門戶。在唐紹儀的極力要求下,南京國民政府于19305月公布,辟唐家灣為無稅口岸,以60年為期,定名中山港。

之后,唐紹儀即著手籌建港區,制定中山港總體規劃,未來的中山港,有機場與鐵路與外界連接,將帶動航運業、工商業、旅游業等。這規劃,使港澳當局震驚和擔心。唐紹儀將縣政府遷至唐家,方便辦公;他多方招攬人才,參與建設,并不辭勞苦奔走各地,作宣傳鼓動,吸納資金。但是,由于當時國民黨新軍閥之間展開內戰,中央政府并沒有過多支持;主政廣東的陳濟棠,也不滿中山縣直屬中央而無法占據這塊肥肉,常常加以干擾破壞。于是,唐紹儀的鴻圖大計難以實現。193410月,就在中山港建設正如火如荼之際,他因縣兵索餉“兵變”而被迫去職,中山港工程也半途夭折。

          結束語

清末的香山縣紳民倡議的香洲無稅口岸,以及30年代唐紹儀籌建的中山港無稅口岸,都未能成功,但是,他們的提議和實踐,在當時的中國,都屬創舉。這充分體現了香山人敢為天下先的創新精神。

可以告慰香山的先民,告慰孫中山先生、唐紹儀先生的是,80年代,春風勁吹,原屬香山大地的珠海被開辟為“經濟特區”,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創造了今日的建設神話。珠海經濟特區、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及中山市,已經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一國兩制的典范。中山港、香洲港、高欄港,珠海機場、廣珠鐵路,以及無數的經濟開發區,都出現在這塊古老的大地上。

今日的香山人,應該發揚“博愛、創新、包容、和諧”的精神,繼續譜寫輝煌的篇章。

       (此文刊登07年1月7日《中山日報》之“香山周刊”;廣東省人民政府網站等轉載 。由這期起,“香山文化之史海勾沉”改名“香山周刊”,周日出版,責任編輯改為阿果)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