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朝拜嶺!

                                 蔣曉輝

 


    朝拜嶺是我的家鄉,我的老家在朝拜嶺腳下。朝拜嶺在湘西南丘陵中只是很不起眼的一座山嶺,但由于它處于酈家坪、下花橋、五峰鋪三鎮交界之地,熟悉它的人也就不在少數。因為海拔高于周圍各山,登上主峰俯瞰,其余諸峰便形似朝拜,故取名朝拜嶺。

  離主峰50米處有塊平地,平地上建了一座寺院,名隆興寺。解放前這里香火很盛,據說是求子求雨,有求必應,方圓幾十里的善男信女常帶了香火蠟燭,來此朝拜。因此后來也有人說,朝拜嶺的名字來源于此。

  嶺上住過和尚,也住過土匪。住和尚時,林靜風寂;住土匪時,陰森怕人。解放后,土匪被鎮壓了,和尚被遣散了,寺里的菩薩在過了幾年清靜日子后,文革時被一把火燒了個干干凈凈。沒有了菩薩,寺院失去了往日的莊嚴,于是,山腳下的農人、牧童,就常常很隨意地來此生火燒茶,支灶做飯。也有姑娘小伙子將這里選為談戀愛說情話的去處。

  朝拜嶺雖歸屬山腳下蔣姓人家,但東山唐家、老屋向家、山腳周家、矮山胡家、猴子鋪劉家……似乎都有份,大人小孩都喜歡爬上山來,打草砍柴,牧羊放牛……


  縱橫交錯的砂石路是朝拜嶺的特色,無論你從哪個方向上山,都有一條褐紅色的砂石路彎彎曲曲躺在山間,等著你。那石砂是褐紅色的、鐵黑色的;雞蛋大的、鴿蛋大的,小到蠶豆大的、綠豆大的。各色各樣,都是由風化水洗而成。因為都是砂石,路上少有灰塵。如果是雨水過后,那路就顯得更為令人覺得清爽。不沾一丁點泥土,干凈得令你不忍心去踩。走在這樣的路上,最好是穿家鄉的老布鞋,踩在上面只發出輕輕的“嚓嚓”聲,給人一種“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窈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的感覺。本是登山,卻“勝似閑庭信步”!若穿上城里妹子的高跟鐵釘皮鞋,踩在砂石上走,你一定會不時地發出尖叫,滑哩。

  砂石路旁是高大的喬木和叢生的灌木。即使是農歷七八月天氣,路面上也是涼浸浸的。這時候,最舒服的是赤腳走在這砂石路上,砂石硌著腳板底兒,麻麻癢癢的。你邊這樣走著,邊瞇起眼睛從樹葉縫里看太陽。如果有草帽在手,很隨意地扇扇,就更有趣味兒。

  青松,翠竹,一片片,一叢叢,青得流油,翠得滴水。爭妍斗艷的映山紅,玲瓏剔透的草莓,黃鸝鳥、畫眉鳥甜美的鳴叫,招引著你,挽留著你。你迷了,你醉了,你邁不開步!

  爬上山腰時,再回首望去,山腳下,一位老農掮著把鋤頭走在綠綠油油的田間,雪白的衣服扎在腰際,油黑的脊背在陽光下反射著亮光。離他不遠處,一位頭扎紅綢的小姑娘,一蹦一跳地走著,裊裊婷婷,那頭上的紅綢,仿佛兩只蝶兒在飛。

  冬天,你到山上放牛,爬上那高高的怪模怪樣的石頭,扯開喉嚨高喊一聲:“飛來飛去飛過人群飛上云霄看我多逍遙!”余音縈繞,經久不息。牛兒停了吃草,側耳傾聽。嶺上的石頭挨挨擠擠,你可以從這塊石頭跳上那塊石頭,然后再跳到另一塊石頭上,孫猴子,巖鷹王,模仿電影電視的鏡頭,做各式各樣的動作。嗨!那神氣勁,你體味過嗎?要是來一場小雨,更帶勁。你站在石頭上正昂首高歌,突然,白紗似的霧從山腳一涌就卷上山來,連同早停留在山巔的那灰白的云,混和著,翻滾著,很快變換了顏色,籠罩住山巔,籠罩著正逍遙的你,嚇得你趕快跳下石頭,緊跟在牛身后……云走了,霧散了,雨停了,太陽濕漉漉的懸在天空中。

  別以為朝拜嶺只是一個休閑的去處,在那“世無前例”、“如火如荼”的年月,它還救過我們好多人的命呢。在本來就沒有多少的稻谷交了公糧之后,山腳下的人們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嶺上那些紅薯地里,紅薯半年糧呢。吃了紅薯還不能接新米怎么辦?朝拜嶺上有的是樹,生產大隊的干部在帶領社員“狠斗私字一閃念”之后,到山上去分給大家一些樹。各家各戶便將樹砍了,或挑或扛,拿到墟場上變賣了,買回些糧食回來接腸子啊。

  現在的朝拜嶺自然是又郁郁蔥蔥了,不過山嶺上很少有種紅薯的了。那些救過我們命的土地,或者栽上桃啊梨啊、板栗啊枇杷啊,或者種上花生黃豆、白術百合。春天一到,滿山花開;秋天一到,滿嶺果香呢。

  因為工作的關系,我離開湖南老家,來到廣東中山,然而朝拜嶺的影子總是在我的腦海里縈回。什么時候再回去看看我的朝拜嶺呢?

  啊!朝拜嶺,您是我的老家!


                                       2004年11月16日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