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香港來

      ——小記何少昂先生

      陳賢慶

      序言

1979527日,來自香港的14個小欖同鄉會代表,被邀請回鄉參觀。在改革開放之初,廣東省中山縣小欖鎮政府,借舉辦菊花會之機,與中斷交往30年的旅港14個小欖同鄉會重新取得聯系。此事,被認為是中山統僑工作的“破冰之旅”。其后,旅居香港的小欖鎮鄉親們紛紛回鄉觀光、省親。某天,一位50多歲的關女士也回到故鄉,她不停地向當地政府的接待人員詢問:“你們認識何少昂先生嗎?”“何少昂先生在什么部門工作?”……

當天晚上,當同樣是50多歲的何少昂先生站在關女士面前時,兩人四目對視,無語良久,百感交集,老淚縱橫,雙手緊握……

兩位半百老人,原來有一段凄美的愛情故事。 

         一

19499月,23歲的香港青年何漢燦,與林潮等10位青年一起,受進步人士黃志明先生等的指派,準備潛回內地,參加即將建立的新中國的建設事業。何漢燦一家祖輩起從內地遷港,其父母生有10位兒女,何漢燦排行第三。其后,兄弟姐妹不是居住香港,就是移居海外。何漢燦的叔父無兒,何漢燦從小過繼給叔父為兒。叔父在港有一家品心酒樓,還有其他物業。何漢燦是唯一的繼承人。然而,何漢燦又是一位熱血青年,受進步人士和思想的影響,加入了某政治團體。在廣東省即將被解放、需要大量干部的形勢下,被指派潛回內地參加工作。何漢燦不顧家庭的反對,毅然決定返回內地。

當時,何漢燦正與一位同學、關姓姑娘戀愛。關姑娘也是香港的一位富家女兒,祖籍中山小欖鎮。然而,潛回內地參加革命工作,是一件秘密的事,也是一件危險的事。臨行前,何漢燦與關姑娘泣別,告知,大陸全部解放后,他們就可以很快再見面。

何漢燦一行8人,先在羅湖藏匿了多天,于1013日沖破封鎖線,回到寶安縣共產黨的游擊區。在那里,他們得知,13天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舉行了開國大典;而他們回到內地的次日,廣東省省會廣州也被解放。

        二

何漢燦回到內地參加革命工作,精神異常振奮,他改名為“何少昂”,表示“年少氣昂”,投身新中國建設。隨即,他被派到珠江縱隊,參加剿匪。不久,到佛山地委報到,被安排到番禺報社工作。不久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2年,何少昂隨中共中山縣九區區委書記梁泰猷到中山縣三角地區參加土改等工作。

1953年,何少昂隨梁泰猷同志調到小欖地區參加土改,擔任小欖區區委委員。土改工作結束后,何少昂出任小欖供銷社首任主任。

1955年,海洲建造糖廠,何少昂出任海洲糖廠首任廠長。

1958年,何少昂下放到長江水庫中心村的中山縣干部農場。后出任場長。

1960年,何少昂被調到石岐中區公社辦事處任干部。其后,曾到民眾公社、三角公社、橫欄公社擔任黨辦主任。

文革期間,何少昂出任石岐鎮知青辦公室主任。

1975年,何少昂再調到小欖鎮擔任黨辦主任。

何少昂在海洲糖廠工作時,認識了在小欖鎮工作的杜雅芝姑娘。于是,他們相愛,并于1957年結婚。1958年,兒子何家聰出生;1960年,女兒何詠梅出生 ;幾年后,女兒何詠蓮出生。

由于香港封關,內地與香港的往來中斷,何少昂作為一位共產黨的干部,與香港親人的聯系也暫時中斷,當然,和關姑娘的聯系同樣也中斷。

1955年,何少昂聯系上家人,得知弟弟何漢章在香港失學的情況,于是動員他回內地讀書,學成后報效國家。于是,母親帶著何漢章來到小欖居住。何漢章1960年在小欖中學高中畢業,考上北京輕工業學院。畢業后中國輕工業設計院工作。后出任院長。直到1991年才自動降職回中山工作。

1962年,中國內地經濟困難,何少昂在香港的父親對回到中山的妻兒等十分掛念,于是,也來到中山,與妻兒一家共同生活,照顧孫兒、孫女,應對困難。

1966年“文革”爆發,何少昂因香港和海外關系,受到檢查。但是,由于他平時工作認真,平易近人,廉潔奉公,群眾并沒有過多為難他。何少昂參加工作起,工資就定為120元,屬于高工資。“文革”期間,何少昂自動減工資到90元。此外,在“文革”期間,何少昂主動要求到民眾公社等農村蹲點,與農民“三同”,同住,同吃,同勞動,躲過了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運動。

        三

197610月,“四人幫”被打倒,何少昂與全國人民一樣,感到歡欣鼓舞。他重新回到小欖鎮政府工作。

改革開放,內地居民移居香港的限制也放松。何少昂的父母疼愛身體虛弱的孫女何詠梅,要求將她移居香港。其后,亦獲得公安機關批準。但是,何少昂認為,國家實行改革開放政策,正處于蒸蒸日上的大好形勢,自己當年就是從香港回到內地,為祖國的建設出力,如今,女兒也應在此新的歷史時期,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就這樣,何詠梅聽從父親的教導,留在內地,先后在小欖鎮文化站和中山市群眾藝術館工作,為中山的文化事業作出積極的貢獻。

1979年夏天,當年的關姑娘回到了故鄉小欖鎮,尋找祖屋。在何少昂離開香港后,關姑娘也已經結婚成家。由關姑娘變成的50多歲的關女士,意外地在故鄉小欖鎮見到了30年前的戀人,兩人均百感交集,大有“第二次握手”的味道。幸而,兩人都很理智地處理此事,于是,關女士成了何少昂女兒何詠梅的“姑姑”,關女士的兒女也回來認“親戚”。當年11月,小欖菊花會成功舉辦。從此,小欖鎮黨委、政府打開了港澳、海外鄉親回鄉省親、支持家鄉建設的新局面。關女士亦動員親戚朋友,經常回小欖鎮省親和投資。

19808月,珠海特區建立。當時,何少昂被上級調到珠海特區,擔任特區僑聯主任。但是,由于年老的父母入戶珠海的問題難以解決,何少昂決定還是留在中山工作,而沒有到珠海上任。

      四

1987年,何少昂的89歲的父親去世。1989年,91歲的母親也去世。兩位老人家,自從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從香港回內地后,就很少回去過。

自從194910月離開香港后,何少昂也沒有再回去過。盡管除了小弟在湖南長沙工作,他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在香港及海外生活。

然而,1996年,他病倒了。他知道,自己患的,是不治之癥的舌癌。他最掛心的,是香港回歸一事。他緊咬牙關,與病魔作斗爭,為的就是要等到199771號那一天;親眼看到自己出生和成長的那塊殖民地,重新回到祖國的懷抱。為此,他專門叫兒女買了一臺29寸的大電視機,他要清晰地看到香港回歸的交接儀式,親眼看到五星紅旗在港島的上空高高飄揚。

在何少昂病重期間,關女士一直沒有出現。這曾引起何夫人的猜疑甚至不滿。但是,女兒何詠梅明白,對父親的病,關女士其實心痛不已。但是,她不忍看到朋友消瘦、痛楚的樣子,她想永遠留著他青春的、健康的形象。

病魔無情,1997331日,在離香港回歸還有3個月的時間,71歲的何少昂病逝了。沒有親眼看到那一個歷史時刻,是他臨終時的最大遺憾。 

      尾聲

港澳同胞有著愛國愛鄉的光榮傳統。在抗日戰爭時期,有不少熱血青年回國參戰,流血犧牲;在新中國建國之初,亦有許多港澳青年懷著理想回到內地參加建設。本文記敘的何少昂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在解放前夕,他即拋開安定富裕的生活,離開戀人,毅然從香港回到內地,為中山的建設貢獻了畢生的精力。雖然,他沒有輝煌的業績,但在中山的史冊上,還是應該記上一筆的。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