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紹基到許宗衡

     陳賢慶

最近,有兩位大官員的名字常見于報端,因目前只是定性為“嚴重違紀”,也不知如何違,違什么,違多少,因而更引起民眾的關注。這兩位官員的職務,不能說不“大”了,一位是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一位是深圳市市長許宗衡。我這里所用的詞是“關注”,而不是“驚訝”什么的,實際上,多大的官員被拉下馬,已經不是什么大新聞了,民眾早已習以為常,需要驚訝的,倒是明明那么多腐敗官員和腐敗現象,中央為何對之束手無策?

陳紹基是中山市沙溪鎮人,市及鎮因出了這么個名人,著實感到很光榮的,幾乎象“香山出了個孫中山”一樣。陳原主席過去擔任過省委政法書記,總會給民眾這么一個印象:管政法部門的官員,其自身一定是很正直清廉的吧,不然,如何去管別人違法亂紀?陳原主席在位時有什么政績,我說不上,只是知道他是個粵曲迷,曾致力于挽救和發展這種民族遺產,如每年舉辦的“四洲杯”省港澳粵曲大賽,便是一例。陳原主席還是省書法家協會主席還是名譽主席,書法水平如何,我不便評論,倒是中山市很多地方有他的題字,如“中山發展步步高”等大幅招牌,就高懸于市的幾個進出路口。此種情景,頗有點象當年的貪官胡長青。

許宗衡能當上改革開放前沿的深圳市的市長,想必不是一般人,想必廣東省委以及中組部都會嚴格把關,認真考核的。兩個月前,這位許市長還在深圳市的人大會議上,發出不漂浮、不作秀、不忽悠的誓言,并承諾不留敗筆、不留遺憾、不留罵名,但話音未落,他就“嚴重違紀”了!許宗衡的嚴重違紀之事絕不全是最近兩個月剛干的,也就是說,在臉不變色心不跳地發出這些豪言壯語,感動深圳全市市民和數量眾多外地民眾的時候,其人的嚴重違紀、甚至嚴重犯罪行為已經發生多時了!然而,既是“嚴重”,身邊的同事還有上級領導,會完全不知情?

最近,人民網有一篇文章:《讓潛伏的“許宗衡”們惶惶不可終日》。“潛伏”是一個常用詞,尤其是在反敵特時用得更多,不過,因最近有一部很火的同名電視劇播放,也順便火了“潛伏”一詞,因而,此文章亦用了,且用得很恰當!陳紹基、許宗衡都是仍在臺上的大官員,因何稱之為“潛伏”?原來,此等大官員都有兩面性,道貌岸然一面公開,貪污腐化一面潛伏,只要東窗不事發,他們就能平安著陸,光榮退休,名留史冊。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組織部部長李源潮最近說:“吏治腐敗是危害最烈的腐敗,也是干部群眾最為痛恨的腐敗。用人上的歪風邪氣剎不住,黨在人民群眾中就得不到支持,黨的執政地位就要受到危害。因此,必須增強憂患意識、責任意識,把整治用人上不正之風、提高選人用人公信度,作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組織部門干部監督工作的首要任務來抓,以最堅決的態度同用人上的不正之風進行戰斗,確保實現提高選人用人公信度目標。李部長這段話,無疑是說得很對的,如果提拔錯了人,上級領導也要引咎辭職,這樣,提拔干部時,大家都會謹慎些。不過,對這番話,我還有些另外的看法。

表面看來,陳紹基和許宗衡的落馬,是我們在用人上出了錯,提拔了不該提拔的人。但是,我總認為,陳、許二人,不會是“人之初,性本惡”的,在當官過程中,他們肯定政績突出,才有可能逐級提升。考核官員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但是,使官員不便或不敢隨意貪污受賄,不便或不敢隨意仗勢欺人,不便或不敢包養情婦……如能形成這樣的機制,則更加重要。怎樣才能讓官員們“不便或不敢”做壞事?要有兩個方面作保證,一是要凈化社會和官場,二是要有行之有效的監督各級官員和懲治腐敗官員的措施。

   在古代,有“孟母三遷”的故事。孟母為何要“三遷”?因為環境會影響人!當今,基本道德缺失的社會,充滿著“潛規則”的官場,極易產生腐敗的環境,都將手握權力的各級官員放置于火山口上,是隨時會害死他們的。文革時期是亂世,亂世提供了一個壞的環境,使一些原來并不“惡”的人也不得不變“惡”了。如林彪,如江青,如黃永勝,如謝富治;沒有文革,他們會流芳青史的,是文革的發動害了他們。

凈化社會和官場,難以在短期做到,但是,懲治腐敗官員的有效措施,則是可以很快采用。記得文革前和文革期間,在中國當官是很不安全的事,因為常有“三反”“五反”“四清”“社教”等專整干部的各類運動,“清”的也會被搞成“不清”,“不貪”的也會被定性為“貪”,搞得各級干部惶惶不可終日。這是很不 仁道很惡劣的方針政策,隨著文革的結束,整人的政策和運動早被拋棄了。今天,監督各級官員和懲治腐敗官員的措施,我們不可以說沒有,條條款款甚至很多,各級都設有“紀委”。但是,情況則相反,當官的,依舊可以貪,可以占,而且還可以有恃無恐,只要不被抓住很明顯的很嚴重的“證據”!我們說,專整干部的措施和運動是不可取的,然而,缺乏行之有效的專整“貪官”的機制,更是不行的。缺乏這種機制,其實就是在提拔干部的同時,也在謀害他們,等待他們在什么時候“嚴重違紀”。在中國古代,懲治貪官的措施不可謂不多,如武則天 的,如唐太宗的,如康熙、雍正的;當今世界,吏治的方法也隨處可以借鑒,如香港 的,如新加坡的,如美國、德國的。就是共產黨,亦有執政初年的成功經驗。當今網絡時代,用有序的“人肉搜索”預防和懲治貪官,亦不失為好方法。上述古今中外之經驗,總有一項或多項措施可資借鑒吧,是不能也,抑或不為也?

    不管怎樣,隨著陳紹基、許宗衡這樣的大官相繼落馬,表明了黨中央已經下了整肅吏治的狠心。盼望有日漸嚴格而且行之有效的監督和規管各級干部的機制產生,使所有官員都知道頭頂高懸著一把正義之劍,避免更多陳紹基、許宗衡等晚節不保的悲劇發生。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