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佛慈悲,百姓安康

                                         

                                                                  陳賢慶

    

        有朋自遠方來,當然要帶他參觀我鎮之名勝,首選的,是報恩禪寺。

中山市黃圃鎮報恩禪寺,始建于清代,依葫山而建,曾經鼎盛一時,及后久經滄桑,日益破舊。1995年,香港慧皆老法師發大菩薩心,籌資重建,始得保護。2001年正月,經市佛教協會禮請明一法師晉院,從此,明一法師致力建寺安僧,培養道風,弘法利生,普濟救災,唱緣募化,使得報恩禪寺煥然一新,殿堂宏偉,佛事莊嚴,香火鼎盛,并成為黃圃觀光旅游區之一處景點。

為報支持重建寺院十方施主殷勤護持之厚德,祈福消災,香港慧皆老法師倡議,從20041227日至200512日舉行護國普濟水陸大齋盛會, 13日,更舉行三尊大佛開光大法會。 細細一算,這正是兩年前的今天!在陪著友人漫步隨行中,我不禁回憶起那樁盛事。

      是日上午9點鐘,我趕至報恩禪寺時,但見寺門之外,已人山人海,各種車輛排成長列,鑼鼓喧天,醒獅舞動,熱鬧非凡。我于寺門前之嘉賓留名冊上簽名,即可得一份紀念品,乃木雕之觀音象也。入得寺門,便見身穿黃袈紗之僧侶,排成兩長列,夾道歡迎,不時向來賓拋灑新鮮花瓣。報恩禪寺內,更是人如潮涌,不僅有本鎮本市之虔誠者,更有順德、廣州、港澳等外地之善男信女。禪寺四周旗幡與汽球飄動,高音喇叭播放著宋祖英之《好日子》,使人幾疑身處嘉年華會之中。

       10時許,盛會開始,我非政要及特邀嘉賓,無法進入高出一層之主會場,只能遠觀,然而,會場之程序,通過喇叭,亦可知曉。參加此盛會者,有省市之黨政領導,有佛教協會負責人及各地山門之主持或方丈,有港澳同鄉會之鄉親等。令我驚訝的是,此會議與市鎮之黨政人大等會議無異,領導相繼講話,寺院住持明一法師之講話,亦如同長篇之《政府工作報告》,鮮有佛學成分。 

       會議結束后,領導嘉賓退場,下一程序,是大佛開光,可能此乃佛門中人事,我等無緣目睹。是時10點半,但見萬千善信,圍于大殿四周,布于寺院各處,口唱佛經,仰首觀天,似有期待。我被眾人包圍,亦抬頭觀天,只見烏云滿布,不見一點日光,尚有降雨之憂。漸漸,聞得身邊數位中年女善信口誦“南無阿彌陀佛”之聲越發激昂,似達高潮,何故?舉頭望天,不覺驚訝,天宇間有一處云層漸漸稀薄,竟露出些許陽光;及至瞪目視之,忽見太陽穿行于那小許薄云中,光芒耀眼,似幻化出一座既似觀音又似如來之座像!我發現,天宇之其余,依舊陰云密布。此時,滿院善信大聲歡呼并誦唱,而我亦無法解釋這一天象,反而忽生敬畏之心,莫非真個舉頭三尺有神靈?!之后,太陽數度穿行于薄云之中,使得滿院善信如癡如醉。我進退不得,唯有陷入遐想之中。

      佛教乃外來教派,一經傳入我國,即信奉者眾。我想,說佛法無邊,可祈福消災,恐怕不實,南亞地區佛教盛行,亦難御地震海嘯之劫。然則,佛教導人向善,宣揚種善因得善果,普救眾生,且維持社會和諧安定,實在可以與時共存并俱進。我以為,僧侶總比歹徒好,有佛總比無佛好,有寄托總比無寄托好,有敬畏總比無敬畏好。

      回想文革浩劫,掃除一切文化,佛教文化亦不能幸免,此乃人類文明之災。改革開放,市委市政府落實黨之宗教政策,使得僧道可以保存并發展。我想,文明社會需要有包容,有包容才能達到和諧,有和諧才能有安康,此日報恩禪寺之盛會得以舉行,正是包容與和諧之體現。

      黨政領導與佛教大師共處,和諧也;禮儀小姐與佛門弟子共事,和諧也;黃色袈紗與耐克滑雪帽共于一身,和諧也;頸上之念珠與腰間之手機共用,和諧也;青煙裊裊與汽球飄飄,和諧也;法華經與《好日子》共悠揚,和諧也;鎮上經濟發展,寺中香火鼎盛,和諧也;人民安居樂業,僧侶禮佛弘法,和諧也……

      十一時,太陽復隱,陰云依舊密布,許是開光儀式結束,大佛亦需休息?眼觀四周仍未散去之萬千善信,我希望佛祖真個存在,永保大眾安居樂業,健康無災,如意吉祥。仰首天空,我亦不禁雙手合十,口中虔誠祈禱:“我佛慈悲,百姓安康……”

      上面所述,乃兩年前發生在報恩禪寺的大佛開光盛事。兩年之中,國家、省市不可能沒有災難,社會民生不可能事事如意,但是,國家更加強盛,中山繼續發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神靈保佑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全國人民,全市人民共同努力,克服困難,積極進取的結果。

2008年元旦伊始,我隨行于報恩禪寺之中,再度仰首天空,雙手合十,口中虔誠祈禱:“我佛慈悲,百姓安康……”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