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四年前的女足世界杯賽

                               陳賢慶

今年910日,第五屆女足世界杯賽在我國五個城市舉行,不知讀者們是否關注這賽事……

      當年那場“非典”

20021116日,這是一個值得記住的日子,這一天,在中國廣東的佛山市,有一位姓龐的村干部,開始發熱、頭痛和全身不適,不久出現干咳和胸痛,呼吸困難。病人似患了呼吸道的疾病,但這病不象一般的肺炎,醫生束手無策。之后,照顧過他的四名親屬也先后病倒。廣州中山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傳染科副教授鄧子德醫生等趕到佛山,見證了這一起全國也可能是世界首例的特殊病例。

  12月15日,河源市又接收了兩名“肺病病人,兩名病人發病前都在深圳市當廚師。鄧子德醫生發現他們的病情和佛山的病人十分相似。20021226日到2003120日,中山市先后收治了28例不明原因的肺病病例,首例患者是30歲來自英德市的陳姓廚師。這種病,如果只是病人痛苦,就算無可救藥,很快死亡,那也不算可怕;這病的可怕之處,就是它的傳染性,誰接觸到病人,即會染病,醫生無疑首當其沖。當時中山市城鄉即流傳:有一種可怕的病,接近即染上,要用羅紅霉素及板蘭根方可醫治,一時之間,這兩種藥被搶購一空。122日,鄧子德醫生受命起草了一份《中山市不明原因肺炎調查報告》,將這類病例診斷為非典型性肺炎

    當年的春節前后,輪到廣州市的市民談病色變了,因為廣州也有這類病人,而且不少,而且傳染力特強。鄧練賢醫生、葉欣護士長、陳洪光醫生等以身殉職。不久,香港人也得病了!光是淘大花園,就有近百人感染,還死亡二十多人!不久,首都北京也出現病例,衛生部長、北京市長撤職查辦!北京的防范措施嚴厲,中小學也停課,大學生不得離開校園;大型集會和活動取消,全市進行多次消毒。上海市更緊張,不僅停止上課停止集會,還禁止上街,禁止會友……

   當全國多個省市都出現疫情時,曾經在改革開放之初獨領風騷受人羨慕的廣東人這回遭殃了,其他省市的人,尤其是刻薄的上海人開始指責咒罵廣東人,隨意吃野味,惹來此病毒,現在又不加防范,任其擴散…… 

有的讀者讀到這里,恨不得伸手來摸摸我的額頭,問:你有非典吧,怎么寫女足寫了這么一大堆非典的內容,文不對題?!的確是文不對題!但是,非典殃及的不僅是日常生活、學生高考,它還殃及到更大的事,2003年的女足世界杯賽,就受到了殃及!

       女足世界杯賽易地舉行

    早在2001年初,國際足聯就將2003年女足世界杯即第四屆女足世界杯的舉辦地點定在中國,時間是2003923日至1011日。上海、杭州、武漢、成都四個城市獲得了賽事主辦權。兩年多來,中國足協和賽事組委會已為籌備比賽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單等女足世界杯賽隆重開鑼。

   中國足球鳳先飛。當中國男足正在為沖出亞洲苦苦掙扎時,中國女足已經稱霸亞洲足壇,傲視群英;當中國男足在奧運會、世界杯賽場上充當最快的過客時,中國女足已經在世界的賽場上與頂級勁旅較量,取得驕人的戰績。然而,幾代中國女足姑娘的遺憾,就是還沒有嘗過世界冠軍的滋味!前三屆世界杯,中國姑娘都具備奪冠的實力,但是,她們不是在一些關鍵的場次意外落敗,失去進入四強的資格,就是在冠亞軍爭奪戰中飲恨與金杯無緣。這次世界杯賽在我國舉行,中國女足擁有天時地利人和等有利因素,正是一嘗冠軍美夢的最好時機!老將孫雯、范運杰、趙利紅、王麗萍等,就等著最后的輝煌而結束十多年的球場生涯。教練馬良行安排了一系列的熱身賽,金秋十月,將把隊員的狀態調整到最佳。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然而,天有不測之風云,2003年初開始,非典出現了。本來,疾病長年都有,不足為怪,誰都以為它速來速去。然而,此非典,并非一般的疾病,是一種新發現的、傳染性很強的、很容易置人于死地、而又尚未查明根源尚無特效藥的疾病!不多久,它就在世界二十多個國家流行開去,如果不加以防范,在全世界范圍蔓延,后果將不堪設想。

   最不希望看到的事終于發生了!200353日,國際足聯執委會在瑞士總部蘇黎世做出決定:原定于中國舉行的2003年第四屆女足世界杯因非典疫情將易地舉行。在宣布易址的同時,國際足聯執委會同時宣布:作為補償,將2007年女足世界杯舉辦權交給中國。

   當中國足協在收到國際足聯正式傳真來函時,除了表示理解和尊重,還能說些什么?當上海等主辦賽事的城市知道這個消息后,除了表示遺憾,還能說些什么?當馬良行和孫雯他們得知這個消息后,除了感到無奈,還能說些什么?  

  自從中國因非典而失去了女足世界杯賽的主辦權后,美國、瑞典、意大利、澳大利亞和加拿大五個國家都有意接辦。國際足聯經過考察研究,于527日作出決定,03年的女足世界杯正式移師美國舉辦,時間為923日至1011日。

   四年前,第三屆女足世界杯賽就在美國舉行,在決賽中,正是美國隊戰勝了中國隊而贏得了冠軍。想不到四年后,美國又意外地再次獲得舉辦權,歷史會不會重演?

  作為補償,中國隊這屆世界杯賽可以直接晉級;此外,2007年第五屆女足世界杯將在中國舉行。事已至此,中國女足的姑娘們,唯有正視這現實,積極備戰,爭取在大洋彼岸打敗美國隊,捧得金杯還。

賽事開始后,中國女足并不很輕松地打進了第二階段即進入八強。103日,中國女足遭遇加拿大隊。加那大隊不能算是強隊之一,然而,中國女足就是被加拿大隊踢進一球,盡管我們在狂攻,在圍攻,就是無法起死回生!中國女足止步于八強,這是賽前沒有想到的,但是,這種結局在小組賽時已露端倪,如果不是加納姑娘幫了一把,中國女足八強進不去也是不奇怪的。

        今年的女足世界杯賽

光陰似箭,轉眼又過去四年,第五屆女足世界杯賽將于910日在我國舉行。四年前,中國女足兵敗美利堅,那一班傷病纏身的老將,如孫雯、趙利紅、范運杰、王麗萍、劉英、白潔等,都帶著深深的遺憾告別征戰了十多年的綠茵場,如今,只能見到蒲瑋、張鷗影等寂寞的身影了。如今的中國女足球員,人們所能記住的,恐怕就是馬曉旭、韓端等一兩位。當我們的女足運動衰落的時候,他人正在迅速崛起,不要說在世界,就是在亞洲,中國女足已失去了優勢,光是朝鮮女足,就是我們無法逾越的一道關卡。中國女足這次在家門作賽,能否創造輝煌,進入四強或打進決賽,筆者不抱樂觀態度,但屆時仍會為中國女足吶喊助威。

四年前的“非典”影響,易地比賽,國家女足止步八強,這可以算是一個偶然事件;然而,此后四年,女足運動一蹶不振,原因恐怕要從深層挖掘了。以前,我們過多地宣傳“鐵姑娘”,而不提倡女性的柔媚,這固然是“極左”年代的錯誤;但是,如果過分地鼓吹女性的“美白”“柔順”“纖體”“飄逸”……其后果恐怕就是:當代的女孩都見不得陽光,都絕少參加戶外運動,都缺乏健康的氣息!化妝品商場內,滿是追求皮膚白皙的女孩;美容院內,坐滿不斷變換發型的女孩;在“超級女聲”海選的現場,更有成千上萬自稱酷愛音樂唱歌的女孩;……但是,足球場上,你能看到有幾位追逐著皮球大聲喊叫的女孩?沒有女子或很少女子踢足球,這就無怪我們的市、省的女足難以組建,國家女足一直在走下坡路了。

寫到這里,我要贊美一所學校,要贊美幾位教師,要贊美那里的女足隊員。中山市黃圃鎮中學,是一所初級中學。長期以來,學校積極開展女子足球運動,在古老師等熱心的體育教師的調教下,一批又一批的女學生,被選進學校女足,在課余時間進行艱苦的訓練。那些女孩子,從不會踢足球,到初步掌握足球技術,到充分運用技戰術,馳騁于綠茵場。她們不僅是學校的代表隊,不僅是黃圃鎮的代表隊,而且還多次代表中山市參加省運會,并取得良好的名次。每當我看到那群結實健康、朝氣蓬勃的初中女生,總會產生由衷的敬意。愿中山這朵不可多得的女足奇葩長久燦爛地開放。

沒有數量就沒有質量,水漲船高,無論什么事業,都是同一道理。

(此文刊登于2007年9月9日《中山日報》之“香山周刊”專欄,用觀潮”筆名)

 

  

                            

俄罗斯少妇性做爰